一曲水墨

香索 黑花 叶蓝
如不嫌弃,叫墨墨就好~~~

©一曲水墨
Powered by LOFTER

昨天看了 紅塵舊酒 大大的 最后一点负能量。 忍不住写的。虐得简直了~好适合叶蓝这对~(喂)

原文地址:http://we-lost.lofter.com/post/30063b_12f9d22

纯粹是被虐后治愈的产物,所以文笔啊、逻辑啊、OOC啊之类的无视吧,无视吧。

为了圆梗,里面让喻黄两只在一起了。



你看,我偶像和我喜欢的人,多般配。——蓝河这样说着,眼睛里闪烁着晶莹的光亮。

纵是笔言飞这样心直口快的人,面对如此的蓝河,也只能紧紧地闭上嘴巴。

蓝河喜欢叶修的事,蓝溪阁几位高手都是心知肚明。每逢谈起,众人只是拍拍蓝河的肩膀劝上一句“算了吧”。不为别的,对手,是蓝雨最强的剑客,黄少天。

“老蓝,你赢不了的。”春易老发来的私聊引得蓝河一阵发怔。

是啊,哪里比得上。蓝河苦笑着摇摇头,退出了游戏。

或许,该放弃了。

蓝河披上外衣,拿起放在桌上的票,走出门。今天蓝雨主场对兴欣,蓝河抢了半天都没抢到的门票,却被系舟送上门来。

“给。”系舟站在门口犹豫一阵后,最终只说了一个字。

“谢谢。”蓝河笑笑,目送着系舟离开。

自始至终,见证蓝河这段感情成长的,就是系舟。他知道蓝河这一路是如何走过来的,也知道这条路最终只会走向深渊。

但劝阻的话,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。

每每看到蓝河坚定的目光,系舟总觉得自己瞬间就懂得什么是语言的苍白无力。

有些事,旁人是帮不了的。

比赛以兴欣胜利而告终。随着人群走出场馆,蓝河低着头蹭着步子。团队赛中,叶修对上了黄少天。没有犹豫,没有心软。打掉夜雨声烦身上的最后一滴血,叶修领着队伍走上赛场向观众席挥手致意。

望着那个不住挥手的身影,蓝河濡湿了眼眶。

果然,不想放弃。

即便知道赢不了,即便一切已成定局。只是单恋着你,不可以吗?蓝河这样想着,不由地露出一丝苦笑。

“是叶神!”不知是谁喊了一句,众人的目光瞬间望向同一个方向。

叶修穿着队服,叼着烟无意识地四处望望,仿佛在寻找着谁一般。

蓝河下意识地转身,向人群相反的方向移动着。

快离开。

脑海中不断重复着的3个字,仿佛丧钟一般,敲得蓝河头皮发麻。

随后,他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
再醒来时,蓝河发觉自己躺在医院里。

“你醒了!”冯宪君走进来,握住蓝河的手。“发生踩踏事件是我们的责任。你放心,我们会负责到底。”

联盟主席离开后不久,蓝溪阁众人出现在病房里。

“真笨。”笔言飞红着眼眶,毫不客气喷了蓝河一脸口水。“差点你就挂了你知道吗!”

“嗯。”蓝河笑笑。

“还笑!”笔言飞跳脚。

“总觉得,自己已经死过一次了。”蓝河正色道。“所以接下来的人生,我要认真地过。认真的生活,认真的工作。认真的爱那个人。不会再迷惘了。”

“说得好。”

门口传来的声音,让蓝河身体一僵。

来人是叶修。叶修进门后抓过一把空椅子坐下,拿起床头柜上洗好的苹果就开啃。蓝溪阁众人猛翻的白眼最终都献给了空气,无奈中只得离开病房。

房间里,只剩下叶修和蓝河两个人。

“好些没?”

“嗯。”

“真应付。”叶修笑笑,放下苹果。“比赛的时候,我把夜雨声烦打爆了,开心不?”

“哪有打爆,你们那是仗着人多欺负黄少。”蓝河道。

“那是他们太弱,还没怎么打呢就死了,最后只能欺负唯一活着的那个了。”叶修耸肩,“你看见手残那发挥没有,啧啧,他也有失控的时候。”

“你少黑我们队长!”蓝河回击道。纵然是粉丝,蓝河也必须承认,喻队那天的发挥真的有失水准。

“记者会上他们俩宣布在一起了。手残也真是的,要是早点踏出那一步,也用不着话痨拿我当枪使。”

蓝河不语,只是望着窗外。

“好,不提他们。”叶修正色道,“你怎么会突然晕倒呢?要不是我眼尖发现,你可能就真的没命了。”

蓝河摇头。“我也不知道。身体确实有些不舒服,但也不至于晕倒。”

“那就一定是看到我之后,觉得太幸福了。”叶修调侃道。

“心可真脏。”蓝河嘲讽回去。

“唉,以后可得牵好你。不然再突发什么情况,我这老人家的心脏可受不了。”叶修牵住蓝河的手,仔细地研究着。身体多处骨折的蓝河,唯有这双手,干净得仿佛刚下过厨房。

“慌乱中,多数人都会选择护住头,而你选择的,却是护住这双手。”

“手受伤的话就不能玩荣耀了。”蓝河自言自语般地回应道,“那样就再也见不到你了。”

叶修静静地抚摸着蓝河的手,半晌评价道:“真傻。”

“嗯。”蓝河笑笑,“所以往后,你要牵好我。”

“嗯。”叶修笑着,仿佛15岁的少年一般。

评论(6)
热度(2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