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曲水墨

香索 黑花 叶蓝
如不嫌弃,叫墨墨就好~~~

©一曲水墨
Powered by LOFTER

养育03

三.

[陆]


    清晨,巴拉蒂的厨房里厨师们忙碌地准备着。

    “豆芽的须子择干净了!”

    “牛肉是谁负责的?腌好没?”

    “水果和蔬菜洗干净了,现在用还是放到冰箱?”

    绿藻来到厨房时,看到的就是这样一派繁忙的景象。虽然看上去有些杂乱无章,但其实一切都在井然有序地进行着。

    “呦,小东西来啦。”那个长得像土豆一样的厨师帕迪笑道,“你爸爸呢?在巴拉蒂,不工作的人可没有饭吃哦。”

    “爸爸昨天赶路太辛苦了,在补觉呢。”绿藻说道,“如果我替爸爸工作,他是不是就有饭吃了?”

    厨房里顿时安静下来,随即爆发出一阵大笑:“哎呦,小绿藻说得好!”“真不愧是老板的孙子!”“比他爸强多了!”

    “说的好。”哲夫的声音从背后传来。绿藻转头望去,看到哲夫正走进厨房。

    “爷爷!”

    “好孩子,懂得照顾父母,比你爸爸强多了。”哲夫笑着,递过来一套白色的衣裳:“这是你爸爸小时候穿过的工作服,要爱惜。”

    绿藻接过衣服,屏息端详着。白色的厨师服有些陈旧了,上面还有一些淡淡地小色块,想必是被饭菜沾染上的;但是整套衣服洗得干干净净,折得整整齐齐,看得出使用者的爱惜与保持者的用心。

    “我去换衣服!”绿藻扯出一个大大的笑容,迅速跑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爸爸不在房间里。绿藻有些失望,他本想最先穿给爸爸看的。昨天参观过厨房后,绿藻就激动地要求帮忙。结果爷爷却以“明天开始帮忙就会有惊喜”的借口推脱了。绿藻猜了一宿,也没想到会得到爸爸曾经穿过的工作服。

    换好衣服,绿藻站在镜子前仔细审视。这身衣裳对他来说稍显宽大,袖子盖过了手臂,腰部也显得松松垮垮。绿藻倒也不在乎,用围裙把衣服勒紧后又将袖子挽起几折。

    收拾利落后,绿藻走回了厨房。

    “未来会成为世界第一厨师的绿藻报到!”

    厨师们转过头看他,接着便爆发出一阵大笑:“绿藻好帅啊!”“臭小子,野心不小嘛!”“好像香吉士小时候!”

    “才不是,爸爸说我长得像妈妈。”绿藻反驳道。

    厨师们安静下来,不约而同地望向站在灶炉前的哲夫。

    “绿藻,大家指的是你的气势,而不是长相。”哲夫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啊。”绿藻点点头,“爷爷,今天我要做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你这小鬼,”哲夫笑笑,“去洗碗。”

    在洗了成山的厨具餐具后,终于到了下午两点半,也就是厨师们的午餐时间。此时的绿藻早已饥肠辘辘,当厨师们落座后,绿藻立即盛了一盘食物迫不及待地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心别噎着。”哲夫看着绿藻,“你这吃相还真不像那臭小子。”

    “爸爸饿极了不会像这样吃东西?”绿藻含糊不清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也会,但那臭小子吃相没你可爱。”哲夫笑着捏了捏绿藻的脸,“像只贪吃的松鼠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!”绿藻皱眉道,“别把我当小孩子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这点倒是一模一样呢!”哲夫笑了笑,问绿藻:“小子,关于你妈妈的事情记得多少?”

    绿藻拿了一块面包咬了两口,“不记得,我都是听爸爸讲的。”

    “爸爸怎么讲的?”

    “唔,爸爸说妈妈很漂亮也很可爱,是个很有趣又很厉害的人。还有,在我很小的时候的时候妈妈就病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

    绿藻歪头望着哲夫:“爷爷不认识妈妈么?”

    哲夫愣了一下,答道:“见过,但是不熟,很多事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绿藻点点头,夹了些蔬菜继续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鬼,要不要留在下来学厨艺?”

    “留下?”绿藻叼着生菜,抬头望向爷爷,“我没想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考虑考虑吧,”哲夫站起身,“你会有很多收获。”

    午后的工作更为辛苦,但绿藻完全没有注意到。他一直想着中午爷爷说的话。留在爷爷家可以学到更多的本事,这让绿藻有些心动。但同时,他心中却萌生了一丝不安,因为他不知道爸爸会不会愿意留下。

    一天的工作结束后,绿藻回了房间。推开房门,绿藻看到爸爸正坐在书桌前发呆。他悄悄走过去,发现书桌上躺着一本打开的书。

    “天……了……的……上……一次……”绿藻钻到爸爸怀里,看着那本书皱眉念道。

    “啊!你回来了。”爸爸仿佛吓了跳,低头看了看绿藻,和上了书。“怎么这么晚,今天都干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和在家时一模一样,一直在洗碗。”绿藻撅着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个非常重要的过程,你可不要小瞧。爸爸当年也是这样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绿藻抬头望着爸爸,挑眉问道:“真的?”

    爸爸微微一怔,接着便笑道: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爷爷问我要不要留下来学厨艺,爸爸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爸爸略微思考了一阵,答道:“唔……爸爸觉得各有利弊,关键在于你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各有利弊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留下来的话,你可以专心跟着爷爷学习厨艺。但这样你就会和爸爸分开,也见不到贝尔梅尔。回家的话正好相反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绿藻点点头,“我会好好想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孩子,爸爸等着你的答案。早点睡吧。”爸爸笑眯眯地摸了摸绿藻的头。

    “嗯!爸爸晚安!”绿藻说完,亲了亲爸爸的脸颊,便去洗漱。卫生间里,绿藻望着镜子里自己绿草一般的头发,忍不住学着爸爸的样子摸了摸。手感真的不错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绿藻梦到了妈妈。妈妈站在远处的山坡上,穿着白色的连衣裙,绿色的长发随风飞舞。绿藻看不清妈妈的模样,只是觉得她在微笑。

    “妈妈……”绿藻想去妈妈那里,但是两条腿却像灌了铅似的,怎么也迈不开。妈妈的轮廓越来越淡,缓缓融入她身后那道白光,仿佛要消失一般。绿藻急躁地用力扯着自己的双腿,却依旧无法挪动一分一毫。慢慢的,绿藻只能看到妈妈微笑的双唇——妈妈就要消失了。“不……”绿藻挣扎着,看着吞噬掉妈妈的那道强光生硬地扭成一个黑洞,他伸出了双手。

    “妈妈!”

    绿藻猛地坐起身,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。窗外仍是一片漆黑,桌子上的灯火默默地摇曳着。绿藻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发,梦到妈妈都是因为睡前自己对着镜子犯傻的缘故吧。绿藻躺回床上,盖好被子。妈妈到底长什么样子?有没有穿过白色的连衣裙?绿藻闭上眼睛,决定明天找爸爸问个明白。

    爸爸不在房里。

评论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