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曲水墨

香索 黑花 叶蓝
如不嫌弃,叫墨墨就好~~~

©一曲水墨
Powered by LOFTER

养育06

六.

[陆]


    “谁来说说,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办公室里,老师不耐烦地敲着桌子,皱着眉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师,是他说想跟我切磋一下,所以……”武学长抢先回答了老师的问题,但说出的答案却不是事实。绿藻瞥了他一眼,却懒得戳破他的谎言。

    “哦?是他先挑起的?”老师眯起眼睛,“即便如此,你是前辈,难道不懂得纪律和危险吗?学弟说想切磋,至少也要等到老师来了或是穿好护具才可以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,我错了。”学长立刻认错道,“我以后一定注意。”

    “先罚你跑10圈,快去。”老师挥挥手,示意武学长离开。

    武学长点点头后,转身瞪了绿藻一眼,示意他不许多嘴。而绿藻却像没有收到信号一般,面无表情地移开了目光。武学长无奈,只得快步离开,留下绿藻与老师独处。

    “你过来。”老师招呼绿藻上前,道:“你有心向前辈学习是件好事,但是要注意方式方法。对了,你叫什么?哪个年级的?”

    “我叫绿藻,一年级的。”

    “一年级?一年级就可以止住前辈的攻势,看来你果然有天分啊。”老师的眼睛中闪烁着光芒,“你也是前几天加入剑道部的?”

    绿藻摇摇头。“我没加入,我是陪朋友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加入?”老师疑惑地望着绿藻。“那你怎么会向前辈切磋?”

    “老师,这个事就别追究了,我以后会注意的。”绿藻说道。这件事还是不要说破比较好,不然路西还是会被武学长找上门的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绿藻,你有没有意愿加入剑道部?”老师犹豫了一下,最终选择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“咦?”绿藻搔搔头,“暂时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还真是可惜呢……”老师叹口气,“以你的资质,不练剑道实在是屈才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资质?”

    老师点点头。“可以看到出,你在剑道方面的天赋惊人。就比如……绿藻,你拿到竹刀时,有没有觉得很顺手?”

    绿藻回想了一阵,点头问道:“的确有种顺手的感觉,老师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老师睁大了眼睛,一把按住绿藻的双肩喊道:“真的有啊!我也是听别人传言,没想到是真的。绿藻,你加入剑道部吧!以你这种资质,加以刻苦练习,将来一定能有所成就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你先放开我……”绿藻的肩被老师抓的生疼,扭动了几下挣脱开来,道:“可是我对剑道仿佛没什么兴趣。而且,我听朋友说剑道部每天都会在课后进行长期而繁重的练习。我没有那么多时间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?没时间?你课后都做些什么?”老师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帮爸爸打下手、洗碗、学做菜。”绿藻答道,“我想成为像爸爸一样的厨师。”

    老师打量了绿藻一阵,最终叹气道:“唉,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从办公室出来,绿藻也去操场跑圈。虽然不是剑道部的成员,但既然坏了规矩,受罚也是理所应当的。10圈也不是小数目,绿藻走到操场时,武学长正气喘吁吁地跑着。见到他来,学长立刻高声喊道:“你没跟老师多嘴吧?”

    绿藻跑上前,和学长并排,回道:“我的确没纠正什么,但这也只是暂时。倘若你再欺负路西,我一定会找老师说实情。”

    “哦?告状?你怎么不说拼实力了?”武学长嘲笑道,“还是说你知道你打不过我,知道害怕了?”

    “我没加入剑道部,所以以后不会和你打了。”绿藻不卑不亢道,“再说,拼实力我不比你弱。”

    说完,绿藻甩下发愣的武学长,迈开步子跑了起来。

    待绿藻气喘吁吁地跑完10圈时,武学长早已跑完离开了。绿藻胡乱地抹了把脸上的汗,向跑道外走去。路西正拿着水瓶站在跑道外,看到绿藻后急忙挥挥手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路西递过水瓶后,第一句便是道歉。“都是因为我,害得你被罚。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呢。”绿藻接过水瓶后,咕咚咕咚灌了几口道,“我们是朋友啊,互相帮助不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路西一愣,而后微红着脸,坚定地说道:“我一定要变强,变得像绿藻一样有力量帮助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一定可以的。”绿藻笑笑,伸手握住路西紧攥的拳头:“加油!”

    “嗯!”路西重重地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,我们回家吧。”绿藻拍拍路西的肩道,“时候不早了。”

    路西望着绚烂的晚霞,有些难为情地问道:“你这么晚回去,会被叔叔训斥吧?”

    “解释一下就好。我爸爸是个重义气的人,他听了不会生气的。”绿藻满不在乎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路西点点头。

    两个人迅速收拾好物品后离开了学校,边走边聊着这一天发生的事情。绿藻从没想到,这一天的校园生活竟然能发生这么多事情。不论是以前的生活还是在爷爷家的经历,仿佛哪段都没有今天来得充实、来得愉快。为什么会觉得愉快,绿藻自己也弄不明白。他只知道即便是被罚跑圈,他也毫无怨言。自心底燃起的那股骄傲,是惩罚也无法消去的。

    走到家门口时,绿藻忽然想起什么,叮嘱路西道:“对了,如果那家伙敢再欺负你,你一定要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下一次我会自己收拾掉他。”路西握紧拳头,咬牙说道。

    看到路西的架势,绿藻没再说什么,只是拍拍路西的肩膀道:“如果不行,别忘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不行的。”路西坚定地望着绿藻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迟疑了一阵后,绿藻点点头。

    两人道过别后,绿藻推门走进屋子。爸爸正在厨房里忙活,见绿藻回来,关切地问道:“今天怎么这么晚?”

    “啊,今天遇到点事,回来晚了。”绿藻方下书包后,走进厨房。“我马上洗手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着急,现在还没有客人。”爸爸放下手中的汤勺走了过来,“今天遇到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啊,也不是什么大事……”绿藻洗净手后,开始给爸爸讲述这一天里发生的故事。


评论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