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曲水墨

香索 黑花 叶蓝
如不嫌弃,叫墨墨就好~~~

©一曲水墨
Powered by LOFTER

养育07

七.

[陆]


    “……后来,我警告那个武学长不许再欺负路西了。”顿了顿,绿藻握住了拳头。“如果他再敢欺负路西,我一定会打倒他的。”

    叙述完故事,绿藻满怀期待地望向爸爸。不论是迎击比自己强大的对手还是被老师称赞有剑道天赋,在绿藻看来都是值得骄傲的。他期待着爸爸用充满自豪的语气称赞自己的勇敢与能力。

    可爸爸只是面无表情地站在一旁,半晌才道:“绿藻,事情的开头我没有听清楚,你再讲一遍。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”绿藻有些挫败地挠挠头,讲道:“我被路西拉去剑道部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去了剑道部?你为什么要去?”

    “诶?”绿藻有些疑惑地望着爸爸,“我被路西拉去参观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能去!刀剑也是很危险的东西,爸爸不是说过没有爸爸在就不可以碰吗。”

    绿藻思索了一阵道:“可爸爸说的不是菜刀吗?剑道部那个是竹刀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更不可以了。菜刀只用来处理食材,从不用来伤人。刀剑却不一样,它们不长眼睛,不管你是强者还是英豪,只要被它捅进胸膛就再也不会醒来。”爸爸沉声说着,紧紧地抓住了绿藻的双肩。“绝不可以再碰那东西,听到没?”

    正当绿藻想向爸爸解释说自己并没打算学习剑道时,餐厅的大门被推开了。一对年轻的情侣走进了餐厅。女生进门后找到位子坐下,动手解开围在脖子上的红色围巾。男生则是直接走向厨房,隔着料理台和爸爸说话。

    “真是不好意思,我们来晚了。”男生有些抱歉地笑道,“我们之前预订过,麻烦您核对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实在抱歉,本店今天临时有些事情,恐怕不能开张了。两位不如明天再来,我免费请你们吃最高级的料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那好吧。”男生有些无奈地点点头,转身找女友一起离开。

    目送着两人离开后,绿藻有些不解地望着爸爸,问道:“爸爸,不开店没关系吗?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没有什么会比你的性命更重要。”爸爸抓着绿藻的肩膀严肃地说道,“你能答应爸爸,不再碰刀剑吗?”

    “可……”绿藻扭动着身体,想挣脱开爸爸的双手,“可老师说我有天赋!如果我努力练习,很可能会有所成就!爸爸,就算我将来能成为世界第一的大剑豪,您也不让我去学剑道吗?”

    “没错!即便是这样不会让你去学的!你只要平平安安地生活就好,学什么剑道!当什么大剑豪!”爸爸吼道。

    “那如果我想学剑道呢?如果我想成为大剑豪呢?”绿藻不甘心地高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左脸颊袭来火烧一般的疼痛感,绿藻根本不会意识到爸爸打了自己。那个总是笑眯眯的、从未碰过绿藻一根汗毛的爸爸,动手扇了绿藻一个耳光。

    委屈的泪水从眼眶里涌出,绿藻转身离开了厨房。跑进卧室,绿藻直接扑到床上,止不住地呜咽起来。让绿藻满心骄傲的事情,在爸爸看来却是错误至极。那种心灰意冷地感觉,绿藻还是第一次体会到。

    哭着哭着,绿藻竟觉得有些倦意,趴在床上不一会就睡着了。等醒来时,屋子内外已是漆黑一片。绿藻揉揉眼睛坐起身,看见卧室门口闪烁着一点红色的光亮。

    “爸爸?”绿藻唤道。

    灯被打开了。爸爸站在门口,有些尴尬地望着自己。掐掉烟,爸爸快步走到床边坐下,随后小心翼翼地搂住了绿藻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绿藻。刚才爸爸实在太冲动了,出手打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爸爸,我根本就没打算参加剑道部的。今天也是事出有因,如果不是路西有危险,我也不会去碰竹刀的。”绿藻吸吸鼻子,“爸爸,你别生气了好吗?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爸爸轻抚着绿藻的头道,“你明明是做了件正确的事情,爸爸却乱发脾气,都是爸爸不好。绿藻能原谅爸爸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跟爸爸生气的。”绿藻认真地说着,伸手抱住了爸爸。

    “谢谢宝贝。”爸爸紧紧地搂住绿藻。

    第二天起床后,父子俩默契地没再提昨晚的事情,而是像平时一样穿衣、洗漱、吃早餐。很快,路西按响了绿藻家的门铃。和爸爸到过别后,绿藻和平时一样,背上书包走出了家门。

    “早!”门外,路西挥手喊道。看着绿藻走近,路西有些疑惑地问道:“绿藻,你的脸怎么肿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绿藻不在意地答道,拉着路西往学校走去。

    “都肿成这样怎么会没事呢!”路西跳脚道,“这是谁打的!什么时候打的!”

    绿藻急忙拉住路西,道:“我抹过药了,再有半天就能恢复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那个武学长干的!我就知道,以他的为人不可能那么痛快地放过我们!”路西咬牙说着,转头又困惑起来:“不对啊,他不可能追到你家里去……难道是他父母?还是说,是你家的客人?总不能是叔叔吧!”

    “别猜了,我真的没事。”绿藻摆摆手,打断了路西无止境地猜想。

    路西望着绿藻坚定的神情,把快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。思考了一阵,路西叹口气道:“好吧,我不多问了。不过你要记得,真的遇到事情,一定要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。”绿藻笑笑。

    两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。以路西的聒噪程度,这种情况是非常少见的。终于,路西绷不住了。随意挑了个话题,他笑道:“对了,今天剑道部要进行两人一组的对抗练习,我们俩一组吧!”

    “咦?”绿藻疑惑道,“我怎么能跟去练习呢?我又没有加入剑道部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路西睁大双眼,“经过昨天的比试,连老师都称赞你是难得一见的天才,你怎么会没加入?”

    “我对剑道兴趣不大,而且放学回家还要跟爸爸学厨艺,所以就没加入。”绿藻无奈地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你明明那么厉害……”路西嘟囔着,“你知道吗,昨天你离开后大家都在议论,说你和大剑豪索隆一样都有一头绿色的短发,说不定能像他一样成为大剑豪呢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按照这个理论,那我一定不会成为世上最好的厨师。”绿藻大笑道,“因为我没有黄色的头发!”

    路西涨红了脸,半晌才道:“不说这个了!绿藻,你真的不加入剑道部吗?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绿藻收起笑容,望向蔚蓝的天空。

    “不会加入的。”


评论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