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曲水墨

香索 黑花 叶蓝
如不嫌弃,叫墨墨就好~~~

©一曲水墨
Powered by LOFTER

养育08

八.

[陆]


    下课铃声响起后,绿藻背上书包。和一旁拿着竹刀的路西道过别后,转身离开了教室。

    距上个学期在剑道部闹出风波已经过去了几个月,绿藻已经习惯了放学后独自回家。剑道部的练习越来越繁重,路西每天都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。绿藻看着朋友如此辛苦,有心劝上几句,但一想到这是路西变强的信念,也只好叹气作罢。

    相比路西,绿藻觉得,或许自己才更需要担心。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,自从那次比试之后,绿藻在厨艺练习上总有些懈怠。并非因为不喜欢厨艺,只是总觉得在每天重复的学习中少了些什么。这种缺失的感觉,会在踢技练习中多少得到补偿。但自从上次比试后,爸爸将每周一次的踢技练习减少到了两周一次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已经会了首肉和肩肉,爸爸再教我些其他招数好么?”一次练习中,绿藻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爸爸一愣,随后抱歉地笑笑,讲解起背肉的要点。

    短暂的踢技练习时间结束后,生活又恢复到平日的状态。

    绿藻边走边回想这半年的日子,不由地叹了口气。仔细想想,生活并没有什么变化。变了的,或许是自己而已。这就是成长吗?绿藻有些困惑地思考着。

    不远处,樱花在路旁盛开,花瓣随风飘起。绿藻站在树下抬头望。几个月前,路西捡起树枝冒傻气一般在他面前挥舞着;而现在,这株樱树开满了粉色的花朵。

    绿藻忍不住笑了笑,随即四下寻找折断的枝杈。果不其然,一枝开满樱花的枝杈静静地躺在树下。这里是村子唯一种有樱树的地方,不少小孩子喜欢跑来折下几只带回家。偶有大人经过,孩子们便急忙从树上爬下四散逃走,慌忙中丢下一两枝也是常有的事情。

    比起折枝摘花,绿藻更喜欢远远地欣赏。由于发色的关系,常有小朋友趁绿藻睡觉的时候,把花瓣悄悄放到他的头上。在爸爸看来被绿藻“欺负”的孩子们,基本上都是这些对绿藻恶作剧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绿藻像女生一样带着花诶!”那些孩子大声地笑道。

    待绿藻把他们挨个踢翻在地后,路西才悄声跟绿藻说,他觉得戴着樱花的绿藻很像叔叔曾经做过的那种叫樱饼的食物。

    想起这些事,绿藻又忍不住咧开嘴。和路西一起打遍天下无敌手的事情,不论何时想起都觉得有趣。

    绿藻随手挥了挥捡起的树枝,又不得不撇撇嘴把它扔掉。树杈上的花朵实在太碍事,随意一挥都能飘起不少花瓣。更重要的是,带有花朵的树枝有种特殊的阻力,挥起来不像竹刀那样干脆利落。

    放弃游戏的念头,绿藻加快步子赶回家里。今天的厨艺学习依旧是帮助爸爸准备晚餐。绿藻进门后,和平时一样做好前期准备,走进厨房。

    “我回来了,爸爸。”绿藻笑道,“今天要准备什么料理?”

    “今天是鸡肉料理。”爸爸望着绿藻一愣,随即笑道,“你这是跑去哪里玩了?头上还带着花瓣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在路边的樱花树下站了会而已。”绿藻有些羞赧地胡乱扫了扫,几片粉色的花瓣飘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里还有。”爸爸微笑着,伸手替绿藻掸落几瓣。被爸爸的大手轻拂过头发的感觉很舒服,绿藻不自觉地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“绿藻?”

    绿藻猛地睁开眼,望见爸爸正疑惑地盯着自己。羞于坦白自己的感受,绿藻急忙转移话题:“对不起,我回来晚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贪玩是小孩子的天性,爸爸小时候可比你贪玩多了。”爸爸笑笑,“而且你也没晚于门禁的时间,不需要道歉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绿藻开心地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对了,沙拉的酱汁快用完了,绿藻能不能帮忙去买一趟?爸爸白天太忙,把这件事给忘了。”爸爸有些尴尬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绿藻立即点头。

    拿到钱和篮子后,绿藻随即飞奔出家门。爸爸平时惯用什么调味料绿藻都清楚,去哪家店买绿藻也知道。商店在绿藻的学校附近,离家有些距离。绿藻边走边想,要是在放学的时候能知道买酱汁就好了,说不定还能赶上和路西一起回家。

    来到商业街,绿藻直奔调味品店。四处搜寻之后,绿藻找到了爸爸需要的酱汁。看着放在货架最高层的玻璃瓶装酱汁,绿藻有些犯难。幸而店主经过,看到货架前发愁的绿藻便主动上前排忧解难。拿着店主取下的酱汁,绿藻道过谢,付清钱后离开。

    太阳就要落山了,远处的晚霞一片火红。绿藻抬头随意地望了望,便迈开步子往家走。这条路绿藻每天都要走,熟悉地几乎记得住一草一木。横竖一个人走也是无聊,绿藻索性在脑袋里默默预测起前方将要出现的风景。

    在民居和树林之后出现的,便是那几株樱花树。绿藻停下脚步,远远的望着樱花。绿藻谈不上喜欢樱花,只是觉得又好看又能拿来吃的东西挺不错。相比而言,路西那家伙更喜欢这些漂亮的东西。曾经爬到树上折枝的孩子们中就有路西的身影,但自从绿藻远离樱花之后,路西就再也没爬过樱树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绿藻觉得自己挺对不住路西的。但道歉的话,现在说也太晚了。绿藻想了想,决定给路西折一杈樱花。

    爬上樱树,绿藻四处张望,努力地寻找最漂亮的一杈。无意中,绿藻瞥见樱树背后的树林里,居然隐藏着一座败落的寺庙。从这条路走了无数次,绿藻还是第一次看到这座寺庙。一时间忘了折枝,绿藻跳下樱树,再向寺庙的方向望去,果然什么都看不见。

    按捺不住好奇,绿藻果断穿过树林,走进寺庙。

    长满了杂草的寺庙破败不堪,掉落下来的砖瓦随处可见。正殿已经倾斜得进不去人,绿藻站在寺庙前的空地上随意望了望,随后转身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身后突然响起一阵凌乱的脚步声。绿藻一惊,连忙回头望去。

    正殿旁闪出一个身影。那人低着头,朝绿藻所在的方向一路狂奔,不等绿藻反应便一头撞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一瞬间,绿藻睁大眼睛。

    “路西?”


评论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