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曲水墨

香索 黑花 叶蓝
如不嫌弃,叫墨墨就好~~~

©一曲水墨
Powered by LOFTER

养育09

九.

[陆]


    “绿……藻?”路西有些难以置信地抬起头。“你怎么会在这儿!”

    “我发现这里有座庙,所以进来看看。倒是你,怎么会跑到这里?”

    “等下再说给你听吧,我们快走!”路西慌忙拉住绿藻的手,拽着他向出口跑去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

    身后传来一声断喝。绿藻好奇地回头望去,只见几个身着剑道服的学长正手持竹刀,站在刚刚路西出现的位置上。为首那人绿藻认识,正是几个月前和绿藻比试过的武学长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绿藻忍不住停下脚步,皱着眉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诶呦,这不是上次那小子吗!”武学长大笑道,“怎么,打不过我,又叫帮手来了?”

    “才不是!”路西涨红了脸,攥着拳吼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是不是都无所谓,来了我一律照扁!”武学长挥挥手,几个人挥起竹刀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绿藻喊道,“你们这是在欺负路西吗?”

    几个人一愣。武学长率先反应过来,笑道:“怎么能说是欺负,不过是切磋而已,黄头发的那个你说是吧?”

    绿藻回头望去,只见路西紧握着双拳站在离自己几步远的位置。拼命咬着下唇,路西皱着眉撇开了目光。

    “路西。”绿藻轻声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绿藻,这事你别管了,快走!”听到绿藻的声音,路西猛地抬头,皱着眉上前几步,把绿藻挡在身后。

    “我不能放下你不管。”绿藻说着,走上前与路西并肩而立。

    还未等路西开口反驳,对面的武学长却再次大笑起来:“果然是好伙伴!那我就勉为其难,让你也来讨教几招吧!给他们竹刀!”

    一把竹刀“碰”的一声落到了绿藻的面前。绿藻皱着眉,看了看对面不以为意的武学长,默默地捡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欺负你们,借你们一把竹刀用用。”武学长将自己手中竹刀扛在肩膀上,“谁先来?”

    “我。”绿藻走上前。

    “开始了!”武学长大喊一声,挥起竹刀便冲向绿藻。绿藻冷静地观察着逼近的武学长,在他挥下刀的一刻,举刀抵住了对方的攻势。

    “诶呦!接住了?”武学长冷笑一声,“不过也仅限这一次而已!”

    竹刀迅速收回,随即向绿藻的小腿挥去。绿藻一惊,立刻跳开两步。武学长不给绿藻反应时间,立即跟上,再次挥刀。绿藻避闪不及,被竹刀从侧面打到腰部。

    “绿藻!”

    绿藻咬着牙,朝路西喊了句“我没事”后,直起腰来。

    “挺能忍嘛!”武学长说着,举起刀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碰!”

    竹刀再次相撞,绿藻咬着牙拼命扛住来自对方的压力。侧腰隐隐有些痛感,但绿藻无暇顾及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就这么点力气?”对方冷不丁飘来一句。绿藻抬头,望见武学长居然有些困惑地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退步了!”武学长说着,猛地发力,逼得绿藻急忙后退几步。

    “哈哈,没想到你小子竟然差劲成这样!”武学长没有跟过来,只是站在原地哈哈大笑。“既然如此,那我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武学长再次冲了过来。不等绿藻反应,竹刀已经朝绿藻的头部挥来,绿藻慌忙后撤,避开划过的竹刀。

    一击不中,武学长顺势改变了竹刀的方向,从侧面快速砍向绿藻。绿藻躲不开,被竹刀打个正着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绿藻吸了口气。竹刀击打的位置,刚好是已经受伤的腰部。

    武学长并没给绿藻调整的时间,下一击随之而来。竹刀打在绿藻的膝窝,绿藻不受控制地“咚”的一声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疼痛感让绿藻忍不住哼出了声。来不及检查膝盖的伤势,绿藻挥起竹刀正想给对方一击,却发现对手已从眼前消失。

    “绿藻!后面!”

    听到路西的叫喊,绿藻回头看去。武学长正站在绿藻身后,扬起手中的竹刀,狠狠地砸向绿藻的背部。

    绿藻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哈哈!知道我的厉害了吧!”武学长嚣张地笑着,随即向身后招招手,“你们几个,还不快过来好好‘指导’他!别忘了,找衣服能遮住的地方‘指导’!”

    不远处的几位学长踌躇一阵,随后提着竹刀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你们太过分了!”原本站在一旁的路西冲了过来,捡起竹刀,发狠地砸向武学长。

    “就你?”武学长懒懒地瞥了路西一眼,躲开攻击,转身挥刀击中路西的膝盖。

    路西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你们可真不知好歹。”武学长用竹刀指着路西道,“绿头发的那个,你明明不是我们剑道部的人,跟着瞎掺和什么。还有黄头发的,让你在练习结束后收拾好器材,你怎么就不听呢?要是你乖乖收拾好的话,也不用我们这些当学长的‘教育’你。”

    “呸!那么多器材你全让我一个人收拾,之后还要我独自打扫武道场。一次两次我就忍了,可每次只要是你组织打扫,就全都扔给我一个人!我就是收拾得再好,你也会找理由欺负我!”路西发泄一般高喊着,“你不就是看我不顺眼吗!有本事别来这些旁门左道,咱们正正当当比一场啊!”

    “咱们比过啊,你输了。”武学长道。

    “你带一群高年级学长打我一个,算什么比过!”路西咬牙切齿道。

    武学长一时语塞,随即怒道:“反正是你输了,别找借口!”

    说完,武学长挥起竹刀,作势就要往路西身上打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武学长一愣,有些胆怯地回头望去。一个英俊的男子出现在正殿旁边,皱着眉快步走过来:“小武,你在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老师……我,我就是叫他们回去打扫卫生,他们逃值日。”武学长低着头结巴道。

    “值日?”老师冷哼一声,扶起绿藻。“这孩子根本不是剑道部的学生,你的借口未免太拙劣了吧。你以为你能骗得了我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错了。”武学长嗫嚅道。

    “立刻回学校。”老师扶起路西后说道,“我会严肃处理这件事。”


注:剑道什么的咱不会……所以打架那段如果有什么纰漏,大家凑合看吧……

评论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