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曲水墨

香索 黑花 叶蓝
如不嫌弃,叫墨墨就好~~~

©一曲水墨
Powered by LOFTER

养育11

十一.

[拾柒]


    “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绿藻抬头,望见不远处黄发少年背对着夕阳,微笑着向自己走来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绿藻笑笑。

    两人并肩坐下。身后破败的庙宇,一如儿时所见模样。

    路西从书包里掏出两个装满朗姆酒的瓶子,打开后将其中一瓶递给绿藻。

    “就当是庆祝吧!”路西举起酒瓶,“恭喜你被师父认可!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绿藻说道。

    两个瓶子轻碰在一起,发出清脆的声响。

    “终于走到这一步了。”路西仰起头,“这一晃,居然过去了十一年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。”绿藻笑笑,“想当初痛下决心才得以学习剑道,在修行中又经历了千辛万苦。但今天看来,这一切都是值得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路西笑道,“听师父说‘已经没什么可教你’时,连我都大吃一惊,没想到你竟然如此厉害!”

    绿藻眯着眼,仰头喝了一口酒。

    今日的训练结束后,师父并没像往常一样对他们的表现进行点拨,而是告诉绿藻不用再来剑道馆学习了。虽然绿藻也有些吃惊,但这一切也在意料之中。他的剑道水平早已超过师父,出师只是时间问题。

    “真是羡慕你。”路西耷拉着脑袋,“我的水平还不及你的一半,之后也要继续修行。”

    “别灰心啊。”绿藻笑着拍拍路西的肩膀。

    显然路西也没受什么打击。他转转眼珠,问道:“绿藻,往后你怎么打算?”

    “我还想继续学习剑道。”绿藻喝掉了剩下的酒。

    从接触剑道起,绿藻发现自己真正想做的就是剑道修行。不单单为了变强或兴趣,更是为了保护朋友。这种强烈的执念,仿佛源自血液、源自骨髓,沸腾着、叫嚣着,不断要求向制高点发起挑战。灵魂中按捺不住的梦想,无论如何也要实现。

    “师父说世界第一的剑客就在那片海上,只有向他学习才能变得更强。”绿藻顿了一下,“我想出海。”

    “出海?!”路西睁大双眼,“叔叔知道吗?”

    绿藻摇头。

    学习剑道的事情,父亲一直不知道。虽然有些好奇父亲为什么没起过疑心,但绿藻也不能直白发问,只得暗自猜想。有关剑道的事情,绿藻也无法与他交流,只能自己做决定。

    父亲对绿藻学习武艺的态度向来奇怪。几年前绿藻向父亲提出不再学习踢技时,本以为父亲会生气和反对,可父亲只是笑笑便不再教授。或许在父亲眼里,绿藻只要安心地当个厨师,就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可命运总是讽刺。违背了父亲的意志,绿藻在众人的帮助下瞒着父亲,成为当地最厉害的剑士。

    走到了这一步,绿藻也知道不能再瞒他了。

    “我打算今天回去向他坦白。”绿藻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祝你成功。”路西有些担心地看了绿藻一眼。

    作为挚友,路西知道绿藻父亲对学习剑道是什么态度,也知道他被他们幼稚的谎言蒙蔽了十一年之久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觉得奇怪,我们那些借口他竟然完全相信。”路西撇撇嘴,“我说去我家做功课,他还笑着点头,也不想想小孩子的功课怎么会需要写一整天!你学习剑道这么多年,叔叔居然一直都没发现。”

    绿藻有些无奈地看了看路西。

    “或许他根本没起疑心吧。”绿藻低下头,“每次想到瞒了他那么久,都觉得自己太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是没办法,不是么。”路西拍拍绿藻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所以如果坦白后他大发雷霆,我也会承受的。”绿藻耸耸肩,“毕竟是我做错。”

    路西望着绿藻,想了想问道:“绿藻,你后悔吗?”

    “后悔?为什么要后悔?”绿藻有些诧异地看了路西一眼,“你知道我不会做让自己后悔的事。既然已经选择这条路,就算千难万险也要坚持。虽然有些对不住我爸,但我不会后悔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是绿藻的风格!”路西大笑道。

    两人起身。回头望了一眼破败不堪的庙宇,不约而同地露出微笑。

    “还记得在这里的那场比试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记得,那可是我第一次体验‘输’的滋味啊。”绿藻感慨。

    “不过那之后,你很快就赢回来了。”路西笑道。

    绿藻浅浅一笑。时至今日,回首那些小孩子的吵闹,实在有些难为情。但若没有那些争执,绿藻也不会踏上这条路。如此想来,绿藻竟有些感激当年的冲突。

    两人不再议论过去的是非,转身离开了破败的寺庙。

    “出了海,你要怎么找到那个最强的剑士?”路西边走边问。

    “不是最强。”绿藻纠正道,“师父不是说过最强的剑士是索隆吗,只可惜他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路西歪头,想了想问道:“那你说的第一是谁?”

    “是鹰眼,据说他曾是索隆的师父。”绿藻说道,“他们都是实力强大的剑士,不论拜谁为师,我都会受益匪浅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没错。”路西点点头,“只可惜我不能一起去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有些遗憾呢。”绿藻微微皱眉,“或许用不了多久,你也能出海了。”

    路西点点头:“希望如此。”

    两人边走边聊,一路走到了绿藻家门口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我陪你一起说?”路西有些担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,我没事的。”绿藻说道,“今天是娜美阿姨来做客的日子,我会等她们走后再向我爸坦白。希望那时他心情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如此。”路西说道,“那么,明天见。”

    “明天见。”绿藻挥挥手。

    看着路西离开后,绿藻站在门口,深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或许一起自开始就是错,但错了一路,也就不能再纠正了。即便真的是错,绿藻也不想回头。年少时光中剑道带来的欢乐实在太多,那是绿藻年数不多的生命中最宝贵的事情。既然决定要将一切在今日说明,那么就不再犹豫不再彷徨,承受住任何可能的结果。

    下定决心,绿藻推开了家门。

    “爸,我回来了。”


>娃终于被我养大了←突然伤感了起来(泥垢)

评论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