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曲水墨

香索 黑花 叶蓝
如不嫌弃,叫墨墨就好~~~

©一曲水墨
Powered by LOFTER

养育12

十二.

[拾柒]


    屋内异常安静,绿藻有些疑惑地走进客厅。

    客厅里有四个人。娜美阿姨拉着贝尔梅尔,正坐在沙发上皱着眉望向父亲。父亲站在客厅的正中央,满面怒容地瞪着第四个人。

    “师父。”绿藻望着那人惊道,“你怎么在这儿?”

    “我?我来向你爸爸解释出海的问题。”师父转头笑笑。

    听见两人的对话,父亲似乎反应过来,沉声说道:“他不会出海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必须出海。”师父望向父亲,“绿藻的水平已经超过了我。他若想变得更强,只能到海上去找世界最强的大剑豪学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变强什么大剑豪,他根本不需要!他儿时的梦想明明就是当世界第一的厨师,你为什么要扭曲他的梦想!”

    师父摘下眼镜,低头仔细擦拭。

    “扭曲他梦想的人明明就是你。你只让他与厨房为伴,根本不让他接触剑道,他当然不会有其他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父亲的眼中闪过一丝尴尬。

    师父重新戴好眼镜,继续说道:“绿藻接触剑道后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。他下了那么大的决心才决定学习剑道,如今又是年少有成。你作为父亲,为什么不支持他?”

    “不为什么!”父亲怒道,“我说过,他本来就不该学习剑道的!不管有多大的成就,他也不能学。你帮他瞒着我偷学了这么多年,这笔账我还没跟你算清楚!”

    “这笔账你要怎么算都好,但绿藻出海的事情绝不能变。”师父直视着父亲道,“希望你能理解。”

    “去他 妈的理解!”绿藻第一次听父亲爆了粗口,“凭什么一个个都要我理解,有人理解过我吗!”

    “这是为绿藻的未来考虑。”师父仍然不让。

    “为他的未来考虑?”父亲暴怒,“你的意思是说我没有为他的未来考虑吗!你以为我没有替他考虑过吗!”

    师父瞥了父亲一眼:“要我说,你的确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!”父亲冲上去,紧紧地抓住了师父的衣领。

    “绿藻喜欢剑道,又有很强的天赋,你应该鼓励他在剑道方面发展才是。”师父拨开父亲的手,“可你呢,你除了阻挡他之外还做过什么?你甚至连他学了十一年剑道都不知道!”

     父亲瞬间一愣。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!”父亲吼了起来,“你一个外人为什么要插手别人的家务事!你鼓动别人的儿子学习剑道是安得什么心!他要是出海死掉,对你来说也无关痛痒,痛苦的就只有我一个而已!”

    “你错了,我也会痛苦的。”师父皱眉道,“可既然选择了这条路,就要义无反顾地走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滚!”爸爸毫无预警地踢向师父。

    师父后跳几步,躲过父亲的一击。

    “师父,您先回去吧,我会跟他解释的。”绿藻慌忙上前,挡在两人中间。

    师父有些担忧地看着绿藻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还是我来向他解释比较好。”绿藻对师父说道,“毕竟是我做错在先,他要打要罚我都随他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隐瞒之外,你根本没有错。”师父吼道,“做自己喜欢的事有什么错!”

    “你这混蛋!我绝不饶恕你!”父亲抬脚踢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够了!”坐在一旁的娜美阿姨突然开口。

    她起身,一把将父亲拽到沙发上。而后转过身对师父说道:“不如你先回去,让这父子二人聊一聊。他们毕竟是父子,没有什么矛盾是解不开的。”

    师父望向绿藻。看到绿藻坚定的眼神后,点点头离开了绿藻家。

    “山治,你冷静冷静。这件事我们慢慢谈,武力是解决不了问题的。”待师父离开后,娜美阿姨再次开口。

    “等我教训完这小子,再冷静不迟。”父亲站起身。

    绿藻望了父亲一眼,而后在父亲面前跪坐下来。

    “爸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父亲的回应是一记回旋踢。绿藻并没料到父亲会突然攻击,被那一脚踢个正着,“碰”的一声撞到墙上。

    “山治!”

    “绿藻哥哥!”娜美母女同时喊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点水平还打算出海?别做梦了!”父亲嘲讽道,“你小时候不是想做厨师吗,怎么改变梦想了!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发现只有剑道才是我真正想做的事情。”绿藻答道,“而且我很强,强到可以出海。”

    父亲讥笑:“很强?剑士不是把剑看得很重吗,你连剑都不随身带,还敢说自己很强?”

    “为了瞒住你,我一直把剑放在道馆里。”绿藻皱皱眉,“爸,瞒了你这么多年,我很抱歉。”

    “抱歉?”父亲突然大笑,“道歉有什么用!那种东西我根本不在乎!除非你放弃出海,否则我不会原谅你。”

    绿藻抬头,痛苦地望向父亲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父亲转过身,“你执意要出海的话,现在就给我滚,别再回来见我。”

    “山治!”娜美阿姨大喊。

    父亲却没有理会娜美阿姨。他快步走出客厅,上了楼。

    听到楼上传来撞门的声音,绿藻有些难过地闭上眼睛。学习剑道的代价中,再多舍弃也没有这一次来得巨大来得痛苦。违背父亲的意志,担着诀别的风险,这对绿藻来说十分痛苦。为什么父亲就是不能认同他学习剑道,绿藻不能理解也不想追究。他只知道,这次出海意味着与父亲的决裂,意味着父子二人间的沟壑愈加深邃再难填平。

    可即便如此,绿藻也无法放弃梦想。

    “绿藻。”娜美阿姨的声音响起,“出海的事情过些日子再商量吧。你也看到你爸爸的态度了,我劝你们不要硬碰硬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用再商量了。”绿藻站起身,“我现在就走。”

    回到房间收拾了简单的行李,绿藻提着一只小箱子下了楼。娜美阿姨已经不见了,只有贝尔梅尔一个人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“我刚刚去道馆把你的剑都拿回来了,那间道馆可真棒。”贝尔梅尔转过身来,怀里抱着绿藻的三把佩剑,“绿藻哥哥,我送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绿藻说道。

    站在门口,绿藻忍不住回头望了屋子一眼。发黄的墙壁和陈旧的家具,承载了太多儿时的记忆。这个从小与父亲一起生活的地方,或许再也回不来了。

    绿藻叹了口气,抬起头向楼上喊道:“爸,我走了!”

    踏出家门,贝尔梅尔陪着绿藻向港口走去。绿藻记得上一次出海时,自己还是个要靠爸爸收拾行李的孩子。那时的自己一路上拉着爸爸兴奋地说个不停,对未知的大海充满了期待。而这一次,绿藻却带着对伤透父亲的自责,独自踏上旅途。

    “绿藻哥哥,路上一定要小心。大海不比家里,危险实在太多。”贝尔梅尔嘱咐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绿藻望着成长为少女的贝尔梅尔,微微一笑,“不用担心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担心你呢。”贝尔梅尔向绿藻吐了吐舌头。

    两个人不再交谈,一路走到了港口。绿藻登上了即将出发的船,站在甲板上向贝尔梅尔挥手告别。

    “记得回来时给我带礼物!”贝尔梅尔眼里含着泪水,逞强般扯出笑容。

    绿藻也微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船开了。

    绿藻望着家所在的方向,踌躇一阵后,用力对贝尔梅尔大喊道:“我爸,就拜托你们照顾了!”

    “还用你说吗!你这大笨蛋!”岸边传来贝尔梅尔的声音。

    绿藻看见贝尔梅尔哭着,拼了命地挥手,渐渐随家乡一起消失在视线之中。


>本来想写绿藻是一刀流的。因为娃和麻麻一样也是三刀流什么的也太巧了吧……但是后来实在不忍心,所以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


评论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