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曲水墨

香索 黑花 叶蓝
如不嫌弃,叫墨墨就好~~~

©一曲水墨
Powered by LOFTER

养育13

十三.

[拾玖]


    船靠了岸。绿藻倚在窗边,望着码头上那个黑色的身影,并没有急着下船。

    看着阔别两年的景色,绿藻却反而产生了一种胆怯的感觉——那种仿佛走失孩童般,无助而恐惧的感觉。

    乘客们似乎已经全部离开了。绿藻叹口气,提起行李,慢吞吞地下了船。

    有些出乎意料的是,来码头接他的,竟然是娜美阿姨。

    “两年没见,你长高了不少。”见到绿藻,娜美阿姨似乎微微一愣,随后便露出一丝微笑。

    “好久不见。”绿藻颔首,“我还以为会是贝尔梅尔。”

    “那孩子正在教堂帮忙呢。”娜美阿姨的声音降了下去,“这次的葬礼全靠她了。”

    绿藻没有接话。

    出海几个月后,绿藻便找到了世界第一的剑士——鹰眼。鹰眼初见他时颇有些惊讶,但随后便痛快地认他作了徒弟。在鹰眼的指导下,绿藻潜心修炼剑道,直到几日前鹰眼交给他一张回可可亚西村的船票。

    “回去见你父亲一面吧。”他说,“这或许是最后一面了。”

    可自己还是错过了。

    “我离开这两年,谢谢你们对我爸的照顾。”绿藻摇摇头说道,“不,应该说谢谢您多年来对我们父子的照顾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说什么傻话呢。”娜美阿姨抬起头望向天空,“我们可是伙伴啊。”

    绿藻有些奇怪地看了娜美阿姨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和你爸爸,年轻的时候搭上了同一艘去伟大航路的船。”娜美阿姨似乎擦了擦眼角,“我们历经风险,伙伴们不断增加,最终在航路尽头找到了传说中的ONE PIECE。”

    “海贼王路飞的船。”绿藻压低声音。

    娜美阿姨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母亲,也在那艘船上。”

    绿藻瞪大双眼。多年来,从没有人对绿藻谈起过父母的过去,更没有人向绿藻提起过母亲。

    “你的父亲对你的母亲爱得异常深沉。只要有空,他就一定会黏在你母亲身边。”娜美阿姨仿佛回忆起有趣的事情,轻声笑道,“那时候,为了掰开他们二人,我可是费了不少工夫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的性格有些不同,因此常常发生口角。别看两个人总吵吵闹闹,但感情却是越来越好。”娜美阿姨淌下了泪水,“如果当初能知道幸福是那么短暂的话,我绝对不会阻拦的。”

    “都过去了。”绿藻顺了顺娜美阿姨的背,轻声问道,“我妈妈,是谁?”

    娜美阿姨停住脚步,抬起头望向绿藻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年来,我一共办了两场葬礼。一场,是即将开始的你父亲的。”娜美阿姨哽咽道,“另一场,是你母亲的。”

    绿藻挺直后背。

    众所周知,在大航海时代结束后,草帽一行人中唯有那名剑士提早离开了人世。

    “索隆。”娜美阿姨说道。

    绿藻点点头,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都……不惊讶吗?”娜美阿姨有些诧异地望着绿藻。

    “虽然男人生孩子确实有些奇怪,但没什么可惊讶的。惊讶之类的感情,对他太不尊敬了。”绿藻诚恳道,“毕竟,他是我妈妈啊!”

    娜美阿姨望着绿藻愣了几秒,随后捂住双眼,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“早知道你能接受,你爸爸也不用瞒你瞒得这么辛苦!”娜美抽泣着,险些摔倒在地,“这么多年来,他为了瞒住你,不知花费了多少心思!”

    绿藻扶住了娜美阿姨,摇摇头道:“瞒着我是对的。如果在儿时就知道妈妈是个男人的话,我的反应可能会有所不同。”

    但娜美阿姨却不住地流泪,自语般念叨着:“就是为了这个‘可能’,你爸爸牺牲了太多。”

    绿藻搂住她,拍了拍她的后背。

    “让你们费心了。这些年来,我从没想过你们会隐藏这么多故事。我无忧无虑地长大,又只顾着自己的梦想,从没替父亲想过。”绿藻哽咽起来,“是我对不起他。”

    “别这样想!”娜美阿姨抬起头,直视着绿藻的双眼,“我们拼命地瞒着你,就是为了让你无忧无虑地成长,就是为了让你追逐自己的梦想。而你正像你的另一位父亲一样,成长得如此令人骄傲。”

    绿藻微微一笑。如今,绿藻的剑道造诣大大提高,连鹰眼也十分赞赏。

    “但我还没达到鹰眼师父的水平。”绿藻说道,“总有一天,我要连妈妈的高度也一同超越。”

    娜美阿姨眼含泪水,点点头露出了微笑。

    “葬礼,什么时候开始?”绿藻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2个小时。”娜美阿姨擦干泪水,“不如先回家换身衣裳吧。”

    绿藻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还有,自从你母亲死后,你爸爸就开始写日记,如今已经记满了几个笔记本了。”娜美阿姨从提包里抽出一本封皮精美的硬皮笔记本。

    “我小时候见过这个。”绿藻说道,“原来是日记啊,我一直误以为是书籍呢。我记得父亲常把它放在身边,就连去爷爷家都带着。但后来不知怎么,我再也没有见过它。”

    “你当然见不到,自你识字起,你爸爸就把它藏了起来。”娜美阿姨说道,“他走之前曾说过,希望你能读一读它。或许他有什么话想告诉你吧。”

    绿藻盯着那本日记发愣。

    “用葬礼前的时间读一读吧。”娜美阿姨说道,“其他日记本都放在家里,我们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聊着一些家常话,没多久就回到了绿藻家。昔日温暖的二层小楼变得有些破旧,院子里的杂草取代了父亲最爱的蓟菊。这个承载了自己太多欢乐的地方,却饱含了父亲太多的苦痛与辛酸。

    娜美阿姨在门口与绿藻告别,绿藻把带给她和贝尔梅尔的礼物拿出来,引得娜美阿姨对绿藻的成长又是一阵唏嘘。

    终于,门前只剩下绿藻一人。

    掏出锈迹斑驳的钥匙,绿藻打开了家门。面对无人居住的房屋,绿藻喊了一声“我回来了”,走进屋子。

    屋内一切如故,甚至连空气中淡淡的花香都如同往常一样。稍有不同的是,客厅里多了一个枕头、一床被子、一只羽毛笔以及几本日记。

    绿藻在沙发上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阳光从窗户透进来,打在身上暖洋洋的。透过阳光,绿藻仿佛看到了昔日那个坐在地毯上堆着积木的绿发孩童,顽皮地拉扯着坐在沙发上小憩的父亲的裤角。父亲则如同往常一样,睁开眼,微笑着把自己抱进怀中。

    想象着在这里度过最后时光的父亲,绿藻心里多了些许暖意。翻了翻身边那堆日记本,他找到编号是“1”的那本抽了出来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打开了那本日记。


评论(3)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