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曲水墨

香索 黑花 叶蓝
如不嫌弃,叫墨墨就好~~~

©一曲水墨
Powered by LOFTER

养育·末

[父亲的日记]


大航海时代结束2年7月14日

    娜美交给我这个挺漂亮的本子,叫我把想说的话写下来。我看在她的面子上,没把本子丢进垃圾桶。

    可我没什么想说的。人都没了,说什么也听不见了。

    你从来都是这么任性,这么令人讨厌,就连生死这种大事都擅自决定。什么保护村子、保护大家,你连自己的命都保护不了,管那些做什么!

    想起来就火大。

    你那么随随便便就死了,到底懂不懂我的心情。你知不知道我刚到码头就看到你躺在那里是什么心情。你能不能想象到我提着老头子给你的礼物,像个傻子一样地杵在码头是什么心情。

    所以,我根本没什么想说的。不论我说多少,你都不会理解的。

    我恨你,特别恨。

    恨你狠心地抛弃我,恨你不负责任地丢下一切,恨你连轻生的机会都不给我。

    说什么“孩子就拜托你了”,你有本事别拜托给我啊!你有本事亲口对我说啊!一脸平静地躺在地上算什么英雄,你倒是给我起来啊!

    真是见不得你这幅德行。

    我抱起儿子,就坐船来找娜美。我不想再回霜月村了,这辈子都不想。那个要了你命的地方,我再也不想看到。

    再也不要。

    

大航海时代结束2年7月15日

    我请娜美替我去霜月村料理后事。她明天就会启程,去给你办一个简单的葬礼。

    另外,我还打算卖掉那边的房子,这件事也全权交给她。万事有她,真是再好不过。

    看娜美的样子,估计是想劝我一起回去的。但她却始终没开口,或许她能理解我的心情。真是可笑,好久不见的同伴都能理解的事情,你这和我生活在一起的家伙却完全不能理解。

    当然,最可笑的,还是你这种笨蛋居然也需要葬礼。

    真是笑死我了。


大航海时代结束2年7月16日

    昨晚我喝多了。

    看我写的那些混账话也应该明白。

    你知道的,酒这东西我从来都是适量,保持清醒已经成为我的习惯。你总是说我的酒量不如你,并引以为傲。而我总是纠正,跟你这种嗜酒如命的家伙比起来,我的习惯更为健康,更容易长寿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想想,一个人的长寿也没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我并不是酗酒或者因为伤心而买醉。我只是想知道,酒到底是哪里吸引你。结果我并没有弄明白,还把自己灌醉了。

    说实话,因为喝醉了,我对昨晚的印象并不深刻。就比如我完全不记得我昨天写过日记。

    但有一件事,我记得很清楚。

    我记得我好像是坐在地上吧。突然眼前出现了一团绿色,晃得眼睛难受,眼泪直流。我也没顾上擦,就伸手抱了过去。或许是因为绿发的缘故,有那么几秒,我真的以为是你回来了。可那触感不是你。怀里那人小小的,挥着小手咯咯直笑。

    我才明白那是儿子。

    也只能是儿子。你这家伙已经不在这里了,我知道的。

    那天我抱着你的……他妈的,呆坐在港口好久。我感觉自己的躯壳仿佛被抽空了似的,直到儿子洪亮的哭声惊醒了我。

    是啊,这个小家伙需要我。或者说,我留着世界上的唯一理由,就是养育这小子吧。

    所以,我抱着他离开了那个让我想轻生的地方。

    我决定暂时不去找你。我要把这孩子养育成出色的大绿藻。等见到你,我就可以骄傲地宣布:养育孩子的比赛,我赢了。

    至于你,我希望借着日记跟你说说话。即便是这样的方式,我也会好过一些。反正我们两个,只有在独处的时间里才能好好聊天。

    就这么决定吧。


大航海时代结束2年7月23日

    娜美带着儿子回来了。小家伙看见我开心地直笑。

    据娜美说,你的葬礼很隆重。不仅有霜月村的全体居民参加,还有船上的伙伴们齐聚一堂。送葬的队伍一路哭号,把你安葬在园林里最好的位置。

    真是的,就连葬礼都不能按自己的意志进行。

    据说儿子一路都很乖,就连举行葬礼时也不吵不闹。但到了最终下葬的时候,儿子突然哭闹起来,怎么哄都没用。最后还是乔巴把他抱离那里,他才停止了哭泣。

    或许这孩子心里头明白吧,毕竟你离开的时候,他就在一旁。虽然不知道他是否目睹了全过程,但至少他人在那里,陪你走过了最后的时光。

    娜美没有卖掉房子。她说那里有太多属于我们的东西,哪一件她都不敢丢掉。最后她把房子锁起来,打算过些时候再叫我处理。

    虽然我觉得没那个必要就是了。


大航海时代结束2年7月30日

    一直没写日记抱歉啦,有没有想我?

    不知是谁乱嚼舌根,非说我出现了精神异常。娜美她们也真是的,我明明没病,还一定要我接受治疗。

    我承认,在娜美出门期间,我的确有些浑浑噩噩的。但我真的没病,至少在看到绿藻的瞬间,我立刻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忘了告诉你,我已经决定给儿子起名叫绿藻。

    不为别的,我只是借着他的名字,想想你。而另一方面,这孩子本就像你,给他这个名字,希望将来他会长成另外一个你。当然,我死也不会让他成为剑士,我绝不允许他重蹈你的覆辙。

    扯远了,再回过头说我吧。

    娜美找来的医生折腾了几天,最终承认我是正常的,同意把绿藻交给我养育。

    而娜美趁着我接受治疗的时间,物色了几间不错的房子,让我从中挑选一栋买下。由于没卖掉原来的房子,我的预算并不多。娜美慷慨地借了我一笔,并让我别着急还。

    简直不像我认识的娜美。

    我挑了一间远离中心的房子,虽然有些破旧,但看上去很像我们在霜月村的家。那栋房子离娜美家不远,她看上去很高兴。

    因为年头有些久远,房屋需要修缮。娜美带我去拜托大家帮忙,没想到他们竟然一口答应。

    那些家伙还记得我们。

    “你一个大男人帮故去的伙伴带孩子,真是不容易。有什么困难就告诉我们,我们一定帮忙。”他们说。

    “但你为什么会帮他带孩子呢,我听说你们俩关系不太好啊?”也有人问。

    “这是他临死的时候托付给我的。”我这样解释。

    我拜托他们,不要在绿藻面前提起你。

    “孩子太小了,我怕他知道了承受不住。往后,我就是他爸爸,请给位帮我保守秘密。”我这样对他们说。

    但事实上并不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他们不知道孩子是你生的,不知道我是孩子的亲生父亲,不知道我们早已心意相通。

    我们这个世界,有多少人看不惯两个男人在一起,你是知道的。当初我们隐居霜月村,下定决心不去理会世人的目光,希望过上自在的生活。

    可你的离开引起了轰动。

    傻瓜,你离开的时候,误打误撞被人们当成了英雄。然后,你就再也摆脱不了那个形象,即便我们当中根本没人想要当英雄。

    几乎是全世界都在议论你从海贼到英雄的华丽转身。人们大谈你的经历和故去,却没有任何报道提及有关我和绿藻的事情。

    或许霜月村的居民有意把我们隐去了吧。他们这样做没错,英雄就应该毫无污点才是。

    我也是这样认为的。

    你是世界第一的大剑豪,你是海贼王最信任的朋友,你是万人敬仰的英雄。我和绿藻的存在,是你无法展现给世人的一面,是你必须隐藏的短处,是你耀眼的生命中唯一的污点。即便你并不在乎世人的眼光,我却不得不为你维持那个令人敬仰的形象。

    所以,我决定隐藏我们的关系。我不会对绿藻提起,不会对任何人提起。待时过境迁,世上将无人知道你后继有人,无人知道你心有所属。

    我将尽我所能,守护你和绿藻。


大航海时代结束2年9月1日

    没想到这么快就能搬进新家了。

    修葺一新的房子真的很漂亮。进门是长长的走廊,尽头的墙壁上挂着绿藻的照片;左边是厨房和餐厅,餐厅朝外开了一扇门,供开店使用;右边是客厅及楼梯,楼上有两间卧室。除了没有你的东西之外,新家都布置得与原来几乎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这样的房子,或许有一天会迎来你的凯旋。我总是这样想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只是我的自我满足而已。你回不来的,我知道的。

    对于新家,绿藻好像相当满意。抱他进门后,小东西从门口一路爬到了客厅,自顾自玩了一阵后就趴在地毯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为了不吵到他,我暂停了收拾新居的工作。坐在沙发上,开始写今天的日记。

    之前向你提到过,新闻报道上完全没有提及绿藻,仿佛世上根本没有这个人一般。而可可亚西村的居民对没有关于绿藻的报道毫不怀疑,这一点令我十分在意。

    我向娜美询问。

    “是我的主意。我告诉大家,这是霜月村的居民为保护孩子才特意隐去的。”娜美说。

    娜美的智慧再一次帮助了我。

    我没去参加葬礼的事情也被媒体报道了。现在,全世界都认为我和你关系差到老死不相往来。这样也好,从此应该不会有人打搅我和儿子的生活了。

    其实,我是很自责的。那么草率的离开,连葬礼也没参加,简直无情到极点。但正因为这样,我却歪打正着,使儿子避过了一切风头。

    或许,我和儿子能在这个地方开始新的生活。


大航海时代结束2年11月11日

    生日快乐!

    我邀请了娜美来参加生日宴会。娜美听说要办生日宴会时,还一副“不是吧”的样子。我向她解释说,这只是为了纪念你。她摇摇头,没再多说。

    今天的生日宴会稍有些冷清。在主角缺席的情况下,参加者就只有我们三人。我做了许多你爱吃的菜,菜品摆满了餐桌。桌子中央放着抹茶蛋糕,颜色像极了你和儿子的发色。

    娜美吃的不多,眼神中充满了担忧。

    但这却是自你不在以来,我过得最愉快的一天。


大航海时代结束3年1月11日

    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吧。

    那臭小子在摇篮里睡得正香,完全不知道一年前的今天,你为他受了多大罪。

    没有你的牺牲和努力,这小子也不会来到世上。这么想着,我就会格外珍惜这孩子。

    娜美来参加孩子的生日宴,带来了很多份礼物。她说,这是伙伴们从各地寄来的。大家本想来可可亚西村庆祝,但被我和娜美回绝了。

    这一切,都是为了掩盖我和绿藻的存在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知道自己会在冒险结束后隐姓埋名地生活,但我从未想到让我遮掩的原因竟要残酷到如此地步。

    不提也罢。今天给儿子庆生,说点开心的事。

    生日宴仍是三人参加,但今天的主角却好好地睡在摇篮里。也不知道小家伙为什么这么困,从生日宴开始到结束,他一直都没睁开眼。真是越来越像你了。

    愿小家伙快些长大。


大航海时代结束5年7月14日

    娜美要结婚了,而我甚至连她恋爱了都不知道。要知道,娜美几乎是天天来帮忙的。我真是太过分了,只顾得想你,却忽略了关心身边的朋友。

    对于那个人,娜美没有多介绍,只说是个可靠的人。她更侧重的,是尚在腹中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真希望是个女孩,这样就能叫她贝尔梅尔了。”娜美说。

    虽然她尽力掩饰,但洋溢的幸福是隐藏不了的。

    娜美不愿多说,或许是因为担心我受刺激。但我只是为她高兴,能有什么比找到真爱更令人开心的事情?

    就算是你早已离开,我也不会因为嫉妒别人的幸福而伤感。

    因为不论如何,你都不会回来的。


大航海时代结束7年1月11日

    我教训了那小子。

    为了准备他的生日宴,我忙得有些昏头,忽略了长期在厨房里玩耍的绿藻。等注意到的时候,那孩子正举着菜刀,对着一大块肉狠狠地挥下。

    一瞬间,我仿佛看到落在在你背上的刀剑,切开了血红的伤口。我就那样愣在厨房的入口,冷汗直流。

    我一直以为没有直面你离开的画面是我幸运的,但现在我才明白这其实是最大的不幸。正因为没有亲眼见证,才有更多的猜想与更多的画面浮现。

    每晚被噩梦吓醒,并不是因为我太软弱。梦中,你以不同的方式一次次倒在我面前,我眼睁睁地看着,却根本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我受够了这种无力感,受够了这种煎熬。

    冲进厨房,我夺下他手中的刀,狠狠的骂了他。我把对自己的不满和怒气一股脑撒在了孩子身上。

    孩子像是被我吓坏了,颤抖着接受了我的训斥。待我怒火褪去,他才呜咽着解释说自己想当厨师。

    我知道是我的错,但我却不知道该如何向他道歉。

    或许,我只能在日记里说一句对不起吧。


大航海时代结束8年11月11日

    生日快乐!

    今天的生日宴会我邀请了娜美,她带了小贝尔梅尔来。小贝尔梅尔像极了娜美,长大以后肯定是个大美女吧!

    绿藻仿佛无力招架贝尔梅尔似的,不情愿地被小姑娘拖着到处跑。这孩子真是越来越像你,就连不耐烦的表情都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或许老天安排绿藻像你是有意的,这样即便你不在,我也能看到你的影子。你走的时候这小子还不会叫“爸爸”,可现在这小子却连神情都那么像你,血缘这东西真是神奇。

    晚餐我们吃了生日蛋糕,喝了朗姆酒。席间,绿藻无意中提到明天学校会讲你的故事。

    或许老师是无心提到的,但无论如何,我都不能让他去学校听这些故事。

    我还不想让他知道有关你的事。


大航海时代结束8年11月12日

    我带着绿藻出了海,目的地是老头子的餐厅。

    远离海洋六年,登船时我竟然有些颤抖。并非因为激动,而是因为害怕。我害怕回来时,看到绿藻像你一样倒在码头,任性地弃我而去。

    绿藻很兴奋,这是他第一次出海。他在船上跑来跑去,玩累了就拽着我讲你的故事。

    我给他讲了改编后的你的故事。我把你描述成传奇中的人物,无畏而高傲,机敏而善良。我把你描述成不存在于我们身边的人物,在你的故事里,永远没有我和绿藻的出场。

    我不能告诉绿藻,你其实离他很近。近到只要再多讲一点关于你的事情,他就会出现在那里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害怕绿藻知道实情,我心里很乱。我希望借着这次出海,稍稍平复。

    绿藻的理想是当厨师而非剑士,让我感到万分欣慰。只有这点,只有这点我希望他绝对不要像你,绝对不要。说我自私也好,胆小也罢,我就是不想再输给你的剑。

    我不会去强迫他做什么,我只会去引导他,引导他走一条与你不同的路。

    对不起。


大航海时代结束8年11月13日

    醒来时天还没亮。绿藻睡得正香,我悄悄地起了身,跑到空无一人的甲板上钓鱼。拿着鱼竿,我满脑子想的都是你。

    这样的我,怎么可能教育好绿藻。

    绿藻愈发像你,举手投足间都透着你的味道。面对这样的他,我发怔的次数越来越多,时间也越来越长。

    我真怕我瞒不住他。我怕他知道真相后,不能接受父母是两个男人的事实。如果他真的无法接受,那我们的感情到底算什么?连亲生的孩子都不能认同。

    娜美曾劝过我一次,让我在孩子懂事前就告诉他实情。可是我没有同意。

    绿藻还太小,容易说漏嘴。如果向他全盘托出,那么实情就可能被世人所知。而现在,只要我们这些知情的人不说,那这个秘密就永远不会公布。

    (11月13日晚)

    抱歉,中午写日记时被老头子叫走,没有写完,现在继续。

    刚刚准备动笔时,绿藻回来的时候。那孩子见我对着日记本发呆,便爬到我的腿上念了起来。幸好他认识的字不多,没有看懂我写了些什么。以后我要更加小心,绝不能让他看到这本日记。

    哄他睡着后,我拿着日记本又来到甲板上。

    海上的夜晚那么黑暗,那么安静,我希望自己能在这里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可我真是笨。多少个夜晚,我们躲在瞭望台里相拥;多少个夜晚,我们坐在厨房里饮酒畅谈;多少个夜晚,我们躲在甲板享受那短暂的二人世界!我怎么会笨到想要躲在黑夜里找寻平静!

    老头子想留下他。我知道老头子是好意,他怕我太辛苦。可是我……我有些舍不得那孩子,我视他如珍宝,我想看着他一步步成长。

    或许,这些都是借口。那孩子是我的情绪稳定剂,如果他不在身边,我就会发疯似的想你,就像现在一样。但只要他在身边,我会顾及着“父亲”的身份以及那些无法倾诉的秘密,装成一位爱子心切的父亲。

    我作为父亲,失格了。但我此行的目的,正是想找回那个平静的我,成为合格的父亲。所以我迈出了第一步:我决定尊重绿藻的选择。

    我很想问,如果活着的是你,你会怎么做?

    明天,我们还是呆在这里,我还需要时间。我还会来甲板钓鱼,顺便清空我被你搅乱的脑袋。

    我今天本来是想钓海草的。我想看那和你头发一样颜色的藻球。可惜,今天运气特别好,上钩的都是鱼和螃蟹。

    我真的,好想见你。


大航海时代结束8年11月14日

    那孩子做出了选择,他要跟我回去。

    谢天谢地!

    没想到这个选择对他来说会是那么大的负担,我本以为他会很高兴的。可以决定自己的人生,不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吗?

    但我忘了,他还是个孩子。扑进我怀里的一刹,那孩子不安的神情惊醒了我。我为什么要逼迫他做出这种选择!

    从一开始,就是我替他选择厨师这条道路的。我让他在厨房里玩耍,让他看我做菜,让他学着帮厨。我已经替他选择了道路,为什么还要在这种时刻把他推出去做决定!

    是我考虑不周。

    那孩子把自己雕刻的花送给我时,我简直欣喜若狂。原由无他,那孩子害羞的神情与你如出一辙,我把他错当成了你。

    我甚至开始怀疑,活下来的决定是否正确。这简直就是在养大一个你,然后拱手相让于他人。而我,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地把你交到别人手上。

    我真可笑。一方面盼着他像你一样出色,一方面又庸人自扰。

    我讨厌变成这样的自己。


大航海时代结束8年11月16日

    我动手打了那孩子。

    你是知道的,那孩子是我现在唯一的支撑,是如今我最珍贵的宝贝。可我却出手打了他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是剑的错!都是它的错!如果没有它,你就不会死!如果没有它,我也不会出手打那孩子!可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,我们都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。

    上楼去道歉时,发现那孩子已经睡着了,估计是因为哭累了吧。对不起,孩子。

    那孩子说出“大剑豪”的一刻,我竟然有些晕眩。我最害怕的事情发生了,那孩子对剑道燃起了兴趣,对成为剑豪产生了向往。

    或许,那孩子真的有剑道天赋,真的能像你一样成为令人敬仰的大剑豪。但那又能怎样!看看你的结局,我怎么能让他走上同样的道路!作为父亲,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指引他走上一条安稳的道路。或许这不是他想要的,但我却必须这样做。

    我不想这世界上,只留下我一个人。

    现在的我,也只剩这一点私心了。


大航海时代结束9年4月16日

    我生病了。

    自巴拉蒂回来后,我变得越来越健忘,身体也越来越无力。这件事被娜美发现后,我被她逼着去看了医生。

    检查后医生告诉我,虽然前期症状不明显,但实际上我已经病了好几年。这病暂且要不了我的命,甚至还能活很多年。但由于无法根治,总有一天我会丧命于此。

    “你的精神和体力会慢慢变差,这不是你能控制的。”医生说。

    虽然我并不害怕死亡,但看着娜美止不住眼泪,我竟然也有些难过。我让娜美对绿藻保密,我不希望那孩子为我担心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生病的缘故,自剑道风波过去后,我对绿藻的关注越来越少。毕竟,只是应付日常活动就让我精疲力尽。但即便是全力工作,我还是会忘记买制作沙拉酱中的原料酱汁,只能拜托放学回家的绿藻帮我跑腿。

    那孩子去了很久才回来,恐怕又是贪玩了。

    但我并不怪他。那孩子唯一的朋友参加了剑道部,没时间和他一起玩。他看上去有些消沉。我特意给他增加了一些游戏时间,希望他能开心一些。结果这孩子比起与其他小孩玩,仿佛更喜欢一个人在路上耽搁些时间。

    真是拿他没办法。

    而我宁愿多给他一些游戏时间,也不愿让他加入剑道部。就算是对不起他,我也希望他能安稳地过一辈子。

    我会继续教他厨艺,同时放慢他的踢技训练。说实话,最近他的练习越来越心不在焉,我的教授也越来越松懈。照这样发展下去,用不了多久他就会放弃学习踢技。

    但这或许,正是我想要的。


大航海时代结束20年7月12日

    医生说我活不久时,我心中竟然是一阵暗喜。我终于可以摆脱这病怏怏的身体去见你了!那一刻,我完全没想到绿藻,没有想过我们的儿子是否还需要我的照顾。

    我还真是自私。

    但我的病情确实加重了许多。几年前,我还能在绿藻面前装作一切正常,但近来,我愈发浑浑噩噩,即便在他面前也常常心不在焉。我变得越来越糊涂,我记不清自己的生日,弄不清时间的长短。

    虽然我在绿藻面前装作一切如常,但我从不敢与绿藻共处太久。我怕会暴露病情,更怕自己会透露了秘密。

    这些年,我为了守护秘密而心力交瘁。而现在终于到了坦白的时候。

    我会在有限的时间里,慢慢把我们的关系渗透给他。我必须让他知道你是他妈妈。就算他不能认同不能接受,我也会告诉他这个事实。

    他可以讨厌我,恨我,但我决不许他讨厌你。

    这恐怕是我能为你、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了。


大航海时代结束20年7月13日

    他出海了!他出海了!他出海了!他出海了!他出海了!他出海了!他出海了!他出海了!他出海了!他出海了!他出海了!他出海了!


大航海时代结束20年7月14日

    我输了。彻彻底底地输给了你的剑。

    那混账从一开始就与我争宠。每当有空,你宁愿去擦剑也不要我抱。我只是离开两天去见老头子,你就倒在了剑下。我抗争了那么多年,最终还是没有赢过它。

    那混账到底是哪里好,值得你们父子俩如此前仆后继。

    绿藻瞒着我修行了十一年后,终于在昨天出海了。

    十一年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那个自称师父的人出现,我根本不会意识到,我对他的忽视已经到了这样严重的地步。有我这样的父亲,真是绿藻的不幸。

    那个师父仿佛并不知道绿藻和你的关系。他自顾自骂了我好久,我忍不住反驳了他。而我什么都不能说,只能讲一些空话,被他反击得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那一刻,我忽然意识到,我是阻挡不了绿藻的。

    绿藻离开后,娜美一直陪着我。我问她那个师父的事情。她说,那个师父不是本地人。在我和绿藻搬来后几年,他们举家迁入并在村子里创办了道馆。

    或许从那时起,绿藻的道路就已经奠定了。


大航海时代结束20年11月11日

    生日快乐!

    我收到了鹰眼的来信,信是寄到娜美那里的。她带着信登门,耐心地读给我听。

    信上说,那孩子一路上都很顺利,出海几个月便找到了鹰眼。见到鹰眼后,那孩子便拜他为师,如今正在接受着严苛的修炼。

    读到这里,娜美停顿了一会。我随口问她“怎么了”,她摇摇头,嘟囔了句“也不知道这孩子有没有知道自己的身世”。

    随后,她继续读那封信。

    刚见到那孩子时,鹰眼仿佛很吃惊。他说那孩子不论是样貌还是气质都像极了你,若不是知道你已经不在了,他甚至会以为那孩子就是你。鹰眼曾见过婴儿时期的绿藻,没想到转眼间,那孩子竟然长成了如此可靠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你养育了一个好孩子。”鹰眼如此写道。

    真是谬赞了。我除了养大那孩子外,根本没有教育好他。他变成如今的样子,几乎没有我的功劳。

    或许冥冥之中,那孩子是接受了你的养育。

    是你给予他剑道天赋,是你引导他成为了剑士,是你教他如何成为一个可靠的男人。如此说来,赢过我的并不是你手中的剑,而是你。你的天赋、你的意志,全部被那孩子继承下来。

    我们的比赛,是你赢了。

    而我,甘拜下风。


大航海时代结束21年1月11日

    我给鹰眼回了信。鹰眼收到后,立即写了第二封信给我。

    信里说那孩子完全不知鹰眼联系到我,他正在鹰眼的指导下潜心修行,已有很大的进步。

    同时,那孩子也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身世。

    海上已经无人知道你的样貌。年长的人隐居各地,海上漂泊的竟是些年轻人。在他们中间,海贼王的故事仍然流传,但船上的伙伴们随着时间的推移,慢慢淡去了姓名和模样。

    我们,就这样随着时间一同消逝了。

    那个属于我们的大航海时代,早已结束。


大航海时代结束21年11月11日

    生日快乐!

    这或许是我能为你过的最后一个生日。我的身体已经无力上下楼梯。我将卧具办到客厅,模仿着你的摆放,在沙发上住了下来。

    绿藻刚出生时,你执意搬到客厅住。美其名曰照顾儿子,但实际上却是为了照顾我。我知道的,你不忍见我每天跑上跑下地照顾你,却又羞于承认。你这样的性格可真是麻烦,但我就是喜欢这样的你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我是多么幸福。站在厨房里工作,抬头便能望见熟睡的你。儿子靠在你的怀里,自顾自“呀呀”地说着话。

    我很想把我们的故事讲给那孩子听,可那孩子不在身边,我根本无能为力。


大航海时代结束22年1月11日

    娜美告诉我,今天是那孩子的生日。

    我已经不记得了。

    但我仍记得,那孩子是我的骄傲。让他成为像你一样杰出的男人,是我不曾期望的。但他凭着自己的毅力,坚持着自己的梦想,成为了令人尊敬的剑士。

    这才是男人。这才是男人应该做的。

    我也曾追逐着梦想,与你并肩走过奇迹般的旅程。虽然已经记不清细节,但每每想起,总是忍不住会心一笑。

    虽然我曾拼命阻止他学习剑道,但我何尝不希望他能按照自己的意志活下去呢。他找到了自己的人生路,再没有比这更令我开心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祝福我的孩子,爸爸从心底以你为傲。


大航海时代结束22年7月1日

    我已经没什么力气了。但只要有一点力气,我就会提笔。虽然每次写不了几个字,但这样坚持或许也能写成一篇吧。

    娜美一直在照顾我。她仿佛哭了很多次,但我记得不是很清楚,因为大部分时间里,我都昏昏沉沉的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,娜美给鹰眼写了信,希望能让绿藻回来见我一面。我确实很想再看绿藻一眼,我已经太久没见到他了。

    我最想见的两个人都不在。一个离开了家乡,而另一个离开了世界。

    前几天,我趁着清醒,翻看了自己写的日记,才发现自己居然说了那么多混账话。其实,我从没恨过你,也从没怪过你。那时候,如果在场的是我,我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。

    现在的我,只是后悔没在家里摆放一件你的东西。我想你想得紧,却摸不到你的气息。

    或许,我快不行了。但我完全不觉得恐惧,因为我知道,你在等我。


大航海时代结束22年7月12日

    今天睡醒后,精神格外好。本想趁着清醒出门走走,但外面漆黑一片,已是午夜。于是我决定打开日记本,写下最后一篇。

    属于你的那三把剑存放在霜月村的房子里,我希望由我们共同养育的孩子——绿藻继承,并借由它们继承你的意志。

    我希望绿藻记得,他拥有两位不可取代的父亲。不论他是否认同,我都深爱着他的另一位父亲。不论他能否原谅我这些年来的疏忽,我希望他知道,我是爱他的。

    等绿藻回来后,我希望他能读一读我的日记。我希望他能了解我们的故事,并带着他的信念,坚定地走下去。

    而我,终于要走进你的世界了。我现在想做的只是拥住你,看着你略带窘迫的样子,轻笑着在你耳边说一句——

    索隆,我爱你。

评论(4)
热度(2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