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曲水墨

香索 黑花 叶蓝
如不嫌弃,叫墨墨就好~~~

©一曲水墨
Powered by LOFTER

养育·番外

我来更番外啦~~~隔了这么久很抱歉,最近太忙了TAT……顺便预告下,下一篇番外是虐的……更新时间估计会比较久……
第一篇番外是甜的~~~讲的是如何得到生子药的故事【生子药呦~防雷呦~】

番外一·药

    在人们的认知里,时间总是顺向流淌,不给人重来的机会。但有些时侯,时间并不介意倒转回去,看看那些曾经发生的事情。
    这是一座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岛屿。郁葱的森林环绕在小岛四周,向里走上大约一刻钟便能看到人家;岛屿中央是喧嚣的市区,街道纵横店铺林立。岛上的居民过着安逸的日子,日出而作日落而息。
    展现在一行人面前的,就是这样一幅画面。
    “肉!肉!”
    “真是的,走到哪都改不了本性。”娜美扶额叹了口气,接着便露出了微笑:“不过既然是来休假,也就不用顾忌什么了。再重申一遍,乌索普、山治、乔巴5个小时后回船换班。那么各位,”娜美将手挥过头顶,“好好放松一下吧!”
    “好!”一行人兴奋地欢呼道,愉快的声音引得附近的渔人频频侧目。

* * *
    “山治你要买什么呢?”
    “啊?哦,买些食材吧,船上的肉类消耗实在太快了。乔巴你呢?”
    “唔,我去看看药材。上次找到的那种草对外伤的治疗效果非常好,不知道这座岛上能不能找到,我想碰碰运气。”
    “那种药确实管用,敷上立即止疼了。那么,祝你尽早找到那种草,船上见。”
    “船上见!”
    随着驯鹿蹄触地所发出的轻响,山治转身向海边走去。抽签的时候索隆没有拿到红签,与罗宾和弗兰奇一起留在了小狮子上。估计现在,那个绿绿的家伙正倚在栏杆旁睡着午觉。
    前些日子,索隆终于在众人面前承认了喜欢山治的事实,两人在全船的祝福下成为了一行人中公认的情侣。
    但这,丝毫不影响娜美对于上岸人选的判断。
    “要什么约会时间,你以为你平时做的还少么?全船两大战斗主力黏在一起,谁来保护我们!”
    那时山治真想大呼“少!少到可怜!”,可是大脑内的某根神经却牵动他的嘴巴说道:“啊!这样严厉的娜美小姐我也好喜欢!”
    然后就是现在。
    山治快步穿越着树丛,期待着可以和其他两个人换班,然后和那个人单独待上一会儿。
    “怎么还没到……”山治嘟囔道,扫视着附近相似的树木,“5分钟前就应该走出森林的,怎么回事……”
    风吹过树林,树叶发出“沙沙”的声响,仿佛在提示着什么似的。
    “迷路了么……”山治挠了挠头发,无奈地笑笑,“还真是越来越像那家伙了。”
    山治这次是真的迷路了。这片森林是岛上居民为抵御海盗入侵特意种下的,经过数十年的生长,如今已成为迷惑性极强的巨大屏障。在这样的森林中,只有方向感极强的人才有可能顺利通过。
    进入岛屿时,是靠捕鱼归来的村民带领的;如今一个人迷失在森林中,只能像只无头苍蝇一样来回乱撞。
    山治在森林中乱跑了好一阵,终于累得气喘吁吁,无奈地坐了下来。
    “该不会死在这里了吧……”山治苦笑着,点起一颗烟,“真要是这样,我会被那个路痴绿藻头嘲笑一辈子的……”
    “在森林里吸烟,你这是在找死吗?”
    身后传来了苍老的声音,山治转头望去。不远处站着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太太——花白的头发,金色的眼镜;绿色的裙子,紫色的斗篷,白色的围裙上沾着油渍和泥土。
    “你的烟灰很容易引起火灾,你想烧了这座岛吗!”老太太教训着,走向山治。
    “不是的。我是迷了路,心里烦,一时忘记了。”山治连忙解释。
    “行李忘记了也不行,万一烧了这片森林,让海贼进来可怎么办!”老太太不依不饶,用拐杖敲打着山治的腿。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错了。”山治无奈地望着有些耳背的老太太,乖乖认了错。
    “哼,年轻人下次可要注意。”老太太收回了拐杖。
    “请问,我要怎么离开这片森林?”山治恭敬地问道。
    “哦?你是从外面来的?”
    “嗯……是吧。”
    “怪不得呢。”老太太打量着山治道,“跟着我走吧。”

* * *
    “那个,请问……这是哪里?”
    山治跟着老太太走了一阵,眼前出现的不是停放小狮子的海边,而是一间极为简朴的小木屋。
    “我家啊。”老太太理所当然地回道,“不拿指南针你怎么出去。”
    山治“哦”了一声,跟着老太太进了屋。屋内弥漫着浓浓的药味,其中还混杂着曲奇的香味。
    “你随便坐,我找找看指南针放在哪了。”
    山治有些为难地看着屋子,不知道哪里是可以坐的地方。屋子凌乱到令人抓狂的地步:几乎每个角落都积压着堆积如山的杂物,每翻开一层都能发现“惊喜”;所有柜门都是敞开的,仿佛刚刚被洗劫过一般;衣服与食物堆放在料理台上,隐约能看到老鼠探出的鼻子和胡须。山治环视着四周,终于找到了一块干净、能坐的地方。
    印象中,乔巴也有一块这样的地方。
    “那个,您是医生?”
    “啊?”老太太的声音不知从哪个角落传来,听上去有些闷闷的。“一生?哦,我这辈子是做药的。”
    “您都做什么药?”山治声如洪钟,生怕老太太再听岔了。望着凌乱的屋子,山治不禁质疑起药是否能吃。
    “你还真问着了,我可是什么药都做过!要命的药、吊命的药,治疗不孕的药、让男人生子的药——总而言之,只要你能想到的药我都能做。”老太太突然从料理台旁的衣服堆里冒了出来,颤颤巍巍地走到山治旁递过一个物件。“这个就能带你出去。”
    山治接过后仔细打量。手掌大小的指南针圆圆的,外壳是铜质的,白色的表盘上覆着明亮的玻璃;整个表盘上只有方向相反的两个刻度,一边标记“O”一边标记“I”。
    “O是出岛的方向,I是进岛的方向,按照方向走就行。”老太太道,“走出林子后,找到蓝色的贝壳,把它放进去就可以了。”
    “谢谢您。”山治说着抬起头望向老太太,“你就这么轻易地告诉我,不怕我是坏人吗?”
    “坏人?小伙子你看着面善,肯定不是坏人。”老太太笑道。
    山治微笑,并不急着离开。
    “怎么,还有事情要问?”老太太说道。
    “是啊,您刚才不是说会制药么,我有些好奇。”
    “哦?想学吗?好啊!反正我也没有徒弟,教给你也算后继有人。”老太太走向操作台,“我年轻的时候制药可是一绝,求药的人可多了!可现在的孩子只觉得我是在吹牛,没人信了。”
    “其实……我只是对药有些好奇。”山治连忙解释。
    看着老太太失望的表情,山治不自觉地又补充了一句:“不过我可以给您介绍徒弟。”
    “那可太好了!”老太太顿时眉开眼笑,“什么样的徒弟呢?”
    “徒弟的事一会儿再说,能不能先让我看看药?”山治迅速岔开话题。
    “哦哦,药啊……”老太太转身,指着操作台上那一群瓶瓶罐罐,“那个紫的是毒药,一滴就能要了你的小命!那个红的是救命药,只要还有一口气在,喝上一口就能活!还有这个绿的,能让男人生出孩子,我们岛上好多年轻人都是靠着它才出生的!”
    “好神奇呢!”
    “是啊是啊!可惜现在的孩子都不信。”老太太摇摇头,看向山治,“你喜欢的人是男人吧?”
    山治惊愕地望着老太太,话都说不利索:“诶诶诶!您……怎么知道的!”
    老太太眯着眼,一副得意的样子:“我见得多了,自然能看出来。听到这个药的时候,你们脸上那种迷茫与渴望的表情都是一样的。”
    山治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,接道:“也不是所有人都想要孩子吧。”
    “你说的没错,但是甘愿千辛万苦找到我这屋子的恋人一定是想要的。”老太太笑笑。
    山治讪讪地笑了笑,低头思索了一阵问道:“我能带他来么?我不想私自做决定,毕竟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。”
    “好的,我等着你们。”

* * *
    山治靠着指南针的引导,迅速走出了森林。望着近在眼前的小狮子,山治把指南针收回口袋。口袋里还放着另外一枚蓝色的指南针,那是临出门时老太太塞给他的。
    “回来的时候用这个就能找到我家。”老太太站在门口笑眯眯地补了一句。
    跳上船,山治忽然紧张起来。那个男人愿意要他的孩子吗?那个男人愿意一辈子与他厮守吗?
    “山治,你果然回来了!”山治抬头,看到弗兰奇向他招手,“听罗宾的果然没错,索隆快把钱交出来。”
    “额……这是拿我打赌了?”山治望向倚着栏杆的索隆。
    “嗯。”索隆抬头扫了山治一眼,“谁知道你这笨蛋真的会回来。”
    看着索隆居然微微发红的脸颊,山治顿时不知该说些什么,只得站在原地傻笑起来。
    “啊呀啊呀,你们这对情侣真是酸死人了!”弗兰奇装作酸倒牙的样子挪揄两人,“快把我赢的钱拿出来,我给你们腾地方!”
    “啊,不用腾地方的,我有事找索隆一起去,麻烦你们先看船。”山治这才想起要紧事,连忙说道。
    “哦?”坐在一旁看书的罗宾微笑着看向山治。
    “我们先走了,小狮子就麻烦你们了!”山治一把抓住索隆,不由分地说拉他下了船。
    “喂,到底是什么要紧事非叫我去?我很困的。”走进森林,索隆忍不住甩开山治紧紧拉着他的手,皱着眉问道。
    山治看着索隆,一时间竟然有些不敢开口。
    “到底出了什么事?难道是路飞闯祸了?还是乌索普?骨头?娜美?总不会是乔巴吧!”索隆望着山治的表情猜测道。
    “难道你心里就只有他们没有我吗?为什么不会是我出事了!”话一出口,那股浓浓地醋意让两个人都是一愣。
    “你不是好好的站在我面前么……”索隆微微撇过头嘟囔道。
    看着索隆渐渐变红的脸颊,山治的心忽然疼了起来。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
    索隆望了山治一眼,而后猛地一拍山治的头:“没头没脑地突然说什么对不起?!”
    “好痛……”山治揉揉脑袋,抬起头望向索隆,“我刚才碰到一个老婆婆,她会做一种能让男人生孩子的药。”
    索隆挑眉:“竟然有这种药?还真是厉害。但这和你刚才……”
    “对不起是我把你变成同性恋了!”山治大声地喊道,震得森林中一群乌鸦飞向天际。
    “是我对你一见钟情!是我一意孤行追求你!是我强迫你接受我!是我赶走围着你转的女人!是我想霸占你一辈子!是我让你变成这样!是我对不起你……”山治捂着脸,泪水从指间淌下。
    “如果没有我,你将来会和女人结婚生子,根本不需要那种东西。是我搅乱了你的人生……不,或许我根本没那么重要,或许你还是喜欢女人的,对我只不过是逢场作戏而已……或许,或许你在冒险结束后就会离开我……”
    一只温暖的大手温柔地抚上山治的黄发。
    “笨蛋,不是那样的,你用不着道歉。”
    山治震惊地抬起头,对上索隆认真的眼神。
    “这并不是你的错。喜欢一个人又不是什么坏事,况且我也是喜欢你的。你知道我根本不在乎别人怎么看,要不要当同性恋由我说了算。倒是你这家伙,随便跑来搅乱别人的人生,还胡乱说些有的没的,到底把我当成了什么!”
    山治微微颤抖着,用力地握住索隆的手。索隆微微一愣,接着便紧紧回握。
    “我爱的人。”
    “你放心吧。”
    两个人同时开口。山治呆呆地望着索隆,大脑几乎一片空白。
    “别犯傻了,快走吧。”索隆不自然地抽出被紧握的手,迈开了步子。
    “等等!你别带路啊!”
    山治迈步追上索隆。
    “对了,我们要去哪里?”索隆问道。
    “去找那个老婆婆,我要带你一起去求药。”山治露出笑容,“我们会有很多可爱的孩子!”
    “嗯,生孩子的任务就交给你了,漂亮眉毛。”
    “才不!混蛋绿藻头,你来生!”

* * *
    小木屋前,老太太正坐在摇椅上晒太阳。看到脑袋顶在一起大叫着“你生”的山治和索隆,老太太咧嘴一笑:“怎么,到现在才商量这个问题?”
    两个人停止了争吵,疑惑地望着老太太问道:“难道别人都是商量好的?”
    “是啊,都是商量好才来我这里的。”老太太笑笑。
    两个人相互瞪了一眼,别开头。
    老太太看着两人,笑道:“你们到底知不知道这药的风险?”
    “风险?!”
    “是啊,就算是女人生孩子都是有风险的,更何况违背自然规律的男人生子。难道你们以为吃了药孩子就能自己蹦出来么?”
    两个人沉默了。半晌,山治轻声问道:“请问,是什么样的风险呢?”
    “有好多呢!第一,生产会有致死的风险,这点和女人生孩子差不多。第二,产后身体会比较虚弱,这点和女人生孩子也差不多。第三,可能会影响以后……咳,这点和女人生孩子还是差不多……”
    “说重点。”
    “哦……”老太太胆怯地瞥了索隆一眼,“首先,生产对怀孕者造成巨大的损耗,或许躺上几年都不能恢复。其次,你们需要忍受外界不解甚至鄙夷的目光,这是非常大的心理挑战。最后,在我看来,孩子意味着两个人永恒的羁绊,如果没有信心与对方厮守,那就趁早打道回府。”
    老太太一脸严肃地说完,起身进了小屋。
    山治微微一愣,转头望向身边那人。那人并没有看他,只是拉住他的手,毫不犹豫地向小屋走去。
    “孩子,我来生。”
    站在门口,两人四处搜寻着老太太。
    “药在这里。”老太太突然从试验台旁冒了出来,笑着望向两人,“恭喜你们通过考验!你们可以得到药了!”
    “谢谢。”两人挤开堆积如山的脏衣服走了过来。
    “我又没说白给,你们急什么!”老太太把药瓶护在胸前,“100万贝利一颗,不接受赊账。”
    “什么!”两人同时喊道。
    “喂,你有多少?”
    “10万贝利……”
    “切,这么少。”
    “那你又有多少?”
    “5万左右……”
    “居然还好意思说我!唉,去找娜美小姐借钱的话,利息一定会很高……说不定,我们这辈子都还不完……”
    老太太看着两个人为难的样子,想了想补充道:“或者把徒弟带给我,我可以送你们一颗。”
    “诶!”两个人同时喊道,“我这就去找乔巴来!”
    结果,两人还是在找来乔巴之前得到了药丸。
    “一定要带徒弟来!”
    “一定一定。”
    “好吧,那我先给你们讲讲注意事项。”老太太拿出一颗绿色的药丸放在玻璃瓶中,“药由生育的一方吃掉,吃下后24小时内要……咳,你们懂的,之后一定要好好调养。生育的消耗非常大,你一定要做好心理准备……”
    听完啰啰嗦嗦的一大堆注意事项后,山治抬起头看向老太太,问道:“这么说,只有受方才能生育吗?”
    老太太扫了山治一眼:“是啊,怎么,难道你想代替他生?”
    “如果可以的话……刚才您不是说生产很伤身体么,而且听起来很疼的样子……”
    “我身体比你强多了,这点小伤不算什么。”
    望着抢白他的索隆,山治一反常态地没有呛声,眼里满是痛苦。
    “笨蛋,没关系的。”索隆一手勾住山治的脖子,亲昵地嗅了嗅他的黄发,“我很开心。”

* * *

    告别了老太太,两个人向小狮子走去。阳光从树叶的间隙中洒下,迅速地掠过两人的脸庞。
    “你真的决定了?”
    “你好啰嗦。”
    “我是心疼你……”山治叹口气,“其实我们现在这样就很好,根本不需要用孩子来证明什么……”
    索隆停下脚步,转头望向山治。“你不是喜欢孩子么,说这些有的没的做什么。况且,我也想要个长得像你一样的孩子,教他学习剑术,让他成为世界第二。”
    山治望着索隆笑了笑:“你这是什么设定啊,听起来好像是我围着肚兜拿着三把刀!”
    “我的孩子一定要学剑道。你也可以教他学踢技,我们来比比谁教的更好。”
    “哈!孩子也是比试项目之一么?那我绝对会赢!”
    “是我绝对会赢。”
    “是我啦!”
    “对,是我。”
    “……算了。”
    山治不再争论,走上前抱住索隆,“我期待着,在冒险结束后,那个只属于我们自己的家。”
    “我也是。”索隆紧紧回抱。
    
* * *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你会回到船上。”娜美叉着腰,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山治。
    “啊,如此聪明的娜美小姐我也好喜欢!”山治跪在娜美面前,双眼变成了粉红色的桃心。
    “我本打算在今天的轮班过后,给你们两天的自由时间。可你们不但不遵守安排,居然还让我白白等了你们一个小时!”娜美怒道,“老实交代你们去哪了!”
    “我们去找老婆婆拿药……唔唔唔……”
    话只说了一半,山治就被索隆强行捂住了嘴巴,但娜美却还是捕捉到了关键的信息。
    “药?什么药?”
    “不用你管。”索隆回道。
    “绿藻头!你怎么能这样对lady说话呢!”山治挣脱后大喊,“你对lady的恶劣态度会影响到孩子的!我的孩子不爱护lady可不行啊!”
    “要是孩子像你一样爱添乱还不如不要!每天女人、女人的烦不烦啊!”
    “那是男人的浪漫你懂不懂!如果生个男孩,我一定教他不踢女人!”
    “那我就教他用剑砍好了,面对敌人,男人女人都是一样。”
    “你这……可恶的绿藻头!”
    山治不再多说,抬起腿便向索隆踢去。索隆立即抽刀,抵住山治的攻势。
    “果然和你这家伙合不来!”两人同时高喊。
    只听“咚”的一声,两人被满面怒容的娜美敲倒在地。但很快,娜美的气愤被疑惑取代。
    “你们有孩子了?不对啊,你们怎么可能有孩子!”
    “不不不,我们还没有,我们只是在讨论未来的教育问题。”山治坐起身,“我们拿到了一种药,可以让我们拥有属于自己的孩子。”
    “哦?如此神奇的药?”一旁的罗宾笑眯眯地说道,“现在就打算生吗?”
    索隆红着脸坐起身,吼道:“才不是!要等冒险结束之后!”
    “我期待着。”罗宾微笑道。
    “罗宾酱,等孩子出生了,你一定要来看他啊!”山治喊道,“娜美小姐也要来啊!”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娜美笑笑,“算了,听到好消息我也不生气。我来替索隆的班吧,你们两个可以离开。之后的两天,是你们的自由时间,要珍惜啊。”
    “啊!”山治双眼再次变成了桃心,“如此善良的娜美小姐我也好喜欢!”
    “那你就留在这里吧,我走了。”
    山治回头,发现索隆已经跳下了船。那个绿绿的家伙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,很快便接近了森林的边缘。
    “站住别走啊!你会迷路的!”山治大喊着跳下船,迅速向索隆跑去。
    索隆并没有停步,但速度却仿佛慢了下来。两人的身影渐渐接近,在夕阳下显得如此耀眼。

评论
热度(2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