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曲水墨

香索 黑花 叶蓝
如不嫌弃,叫墨墨就好~~~

©一曲水墨
Powered by LOFTER

养育·番外三

这篇番外是衔接正文第4章,绿藻小朋友做出选择的另一分支。在这里,香索两只真的拥有了HE。本文到了这篇番外就是真正的完结了,希望大家食用愉快(再次鞠躬)。


番外三·平行世界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If I choose another option

引自正文四.[陆]
     “绿藻,爸爸明天就要回去了,你决定了么……要不要回去?”
  ...

养育·番外二

时隔……咳,好几年……非常抱歉。之所以拖了这么久,懒是一个方面不找借口。可另一方面原因是,其中一篇番外讲的是索大的离去,我真的是下不去手(嘤嘤嘤)。每每打开就一阵难过,于是果断关闭,一拖就拖了…咳,好几年。但毕竟是自家本命,还是想给个圆满,于是还是鼓起勇气,写完了两篇番外。
这一篇番外,讲得是索大的离去。


番外二·妈妈
     “我出门了!”
     “谁管你!”索隆笑骂道。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窝在沙发里,索隆轻轻拍了拍怀里熟睡的孩子。
    ...

养育·番外

我来更番外啦~~~隔了这么久很抱歉,最近太忙了TAT……顺便预告下,下一篇番外是虐的……更新时间估计会比较久……
第一篇番外是甜的~~~讲的是如何得到生子药的故事【生子药呦~防雷呦~】

番外一·药

    在人们的认知里,时间总是顺向流淌,不给人重来的机会。但有些时侯,时间并不介意倒转回去,看看那些曾经发生的事情。
    这是一座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岛屿。郁葱的森林环绕在小岛四周,向里走上大约一刻钟便能看到人家;岛屿中央是喧嚣的市区,街道纵横店铺林立。岛上的居民过着安逸的日子,日出而作日落而息。
 ...

养育·末

[父亲的日记]


大航海时代结束2年7月14日

    娜美交给我这个挺漂亮的本子,叫我把想说的话写下来。我看在她的面子上,没把本子丢进垃圾桶。

    可我没什么想说的。人都没了,说什么也听不见了。

    你从来都是这么任性,这么令人讨厌,就连生死这种大事都擅自决定。什么保护村子、保护大家,你连自己的命都保护不了,管那些做什么!

    想起来就火大。

    你那么随随便...

养育13

十三.

[拾玖]


    船靠了岸。绿藻倚在窗边,望着码头上那个黑色的身影,并没有急着下船。

    看着阔别两年的景色,绿藻却反而产生了一种胆怯的感觉——那种仿佛走失孩童般,无助而恐惧的感觉。

    乘客们似乎已经全部离开了。绿藻叹口气,提起行李,慢吞吞地下了船。

    有些出乎意料的是,来码头接他的,竟然是娜美阿姨。

    “两年没见,你长高了不少。”见到绿藻,娜美阿姨似...

养育12

十二.

[拾柒]


    屋内异常安静,绿藻有些疑惑地走进客厅。

    客厅里有四个人。娜美阿姨拉着贝尔梅尔,正坐在沙发上皱着眉望向父亲。父亲站在客厅的正中央,满面怒容地瞪着第四个人。

    “师父。”绿藻望着那人惊道,“你怎么在这儿?”

    “我?我来向你爸爸解释出海的问题。”师父转头笑笑。

    听见两人的对话,父亲似乎反应过来,沉声说道:“他不会出海的。”...


养育11

十一.

[拾柒]


    “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绿藻抬头,望见不远处黄发少年背对着夕阳,微笑着向自己走来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绿藻笑笑。

    两人并肩坐下。身后破败的庙宇,一如儿时所见模样。

    路西从书包里掏出两个装满朗姆酒的瓶子,打开后将其中一瓶递给绿藻。

    “就当是庆祝吧!”路西举起酒瓶,“恭喜你被师父认可!”...


养育10

十.

[陆]


    路西拉着绿藻走到正殿后方,老师带着几位学长也走了过来。这里大片的空地被茂密的树林所覆盖,仿佛围墙一般环绕在正殿后方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的?”老师问道,“幸好今天我回来取东西,不然根本不知道学校能通到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也是偶然发现的。”武学长答道。

    “看见你们从学校坏掉的栏杆那里钻出去我就觉得奇怪,现在看来,跟过来果然是对的。”老师说道,“我们回去吧。”...


养育09

九.

[陆]


    “绿……藻?”路西有些难以置信地抬起头。“你怎么会在这儿!”

    “我发现这里有座庙,所以进来看看。倒是你,怎么会跑到这里?”

    “等下再说给你听吧,我们快走!”路西慌忙拉住绿藻的手,拽着他向出口跑去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

    身后传来一声断喝。绿藻好奇地回头望去,只见几个身着剑道服的学长正手持竹刀,站在刚刚路西出现的位置上。为首那人绿藻认识,正...

养育08

八.

[陆]


    下课铃声响起后,绿藻背上书包。和一旁拿着竹刀的路西道过别后,转身离开了教室。

    距上个学期在剑道部闹出风波已经过去了几个月,绿藻已经习惯了放学后独自回家。剑道部的练习越来越繁重,路西每天都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。绿藻看着朋友如此辛苦,有心劝上几句,但一想到这是路西变强的信念,也只好叹气作罢。

    相比路西,绿藻觉得,或许自己才更需要担心。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,自从那次比试之后,绿藻在厨艺练习上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