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曲水墨

香索 黑花 叶蓝
如不嫌弃,叫墨墨就好~~~

©一曲水墨
Powered by LOFTER

养育05

五.

[陆]


    “绿藻!我们要迟到了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!就来!”

    匆忙地跟爸爸道别后,绿藻背上书包推开了大门。门外站着的,是绿藻的好友路西。路西是绿藻的邻居,又与绿藻同岁。两个人从小一起疯闹,因此关系极好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吧。”路西说道。

    绿藻点点头。

    两个人并排走在路上。绿藻给路西讲述着他在海上餐厅的见闻,路西听了不由得睁大眼睛。

    “好有趣的样子!”路西赞叹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爷爷家很好玩的。”绿藻笑道。

    “咦,既然这么有趣,那你为什么不留下呢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绿藻迟疑了一阵,最终窘迫地答道:“我舍不得爸爸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!说的也是,换了是我也会舍不得呢。”路西说道,“不过你能回来真是太好了!要是见不到你我也会寂寞的。”

    绿藻一怔。本以为自己会被路西笑话,没想到好友却这样坦然地接受了自己的理由。绿藻终于安心下来,正打算继续和路西聊天,却发现路西早就跑到了前方不远处的樱花树下。路西捡起一根枝条,兀自甩了起来。绿藻无奈,只得加快脚步。

    “你在干嘛啊。”走近后,绿藻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看剑!”路西喊道,随即将枝条挥向绿藻。

    绿藻连忙后撤一步,躲过了一击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啊。”绿藻皱眉。

    “嘻嘻,我这是在修炼剑道!”路西骄傲地挥了挥手中的枝条。

    “别闹了,要迟到了。”绿藻说着,拽住路西的手臂便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绿藻,你都不好奇我为什么修炼剑道么?”路西被绿藻拖着,用另外一只手挥舞着枝条。“我加入学校的剑道部了!”

    “咦?我们学校有剑道部?”绿藻诧异地望着路西。

    “当然有!只不过原先大家都不知道罢了。”路西摆摆手。

    绿藻疑惑地望着路西:“那怎么突然就知道了?”

    “因为大剑豪索隆的故事啊!听老师讲完后,大家都希望成为索隆那样厉害的人,因此嚷嚷着要去剑道馆练习。结果老师就告诉我们学校有剑道部,大家可以试着加入。”路西说着忽然想起什么,忙拉着绿藻道:“对了,你还没听大剑豪的故事吧!我来给你讲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听过了,是爸爸给我讲的。”绿藻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哦,那就好。”路西说道,“对了,你要不要也加入?本来低年级学生是不能加入的,但是因为申请的人太多了,所以老师就让大家先加进来体验,如果没兴趣了还可以退出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?”绿藻想了想,说道:“算了吧,我对剑道没什么兴趣。再说社团活动要占用课余时间吧?我得回家跟爸爸学厨艺,没有空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路西有些失落,但随即又拉住绿藻的手急切道:“要不你就试一次?就在今天下午,你就当是陪我了!”

    绿藻望着路西热切的神情,实在有些不好拒绝。暗自盘算了时间后,绿藻点点头道:“好吧,今天陪你去看看好了。”

    一日的课程结束后,路西拉着绿藻来到了学校的武道场。不大的武道场看起来有些破旧,长满杂草的房顶与斑驳的墙壁让绿藻无法想象这里平时有人活动。但眼前,成群的学生聚集在武道场内叽喳不停,带给绿藻不小的违和感。

    “好多人。”绿藻四处望着,“大家都是剑道社的成员?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!”路西说着指这不远处的几个人道,“你看那边几个人,都是我的手下败将呦!”

    绿藻顺着路西所指的方向看去,果然有几个畏畏缩缩聚在一起的同学,正小心翼翼地偷瞄这边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厉害吧。”路西挺起胸,骄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厉害。”绿藻点点头道,“不过你是不是没控制力道啊,瞧把他们都吓成那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……”路西窘迫地笑了一声,坦白道:“我是不小心的……练习的时候老师夸我厉害来着,我一下就没忍住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?没忍住?拜你所赐,我弟弟的身上可是青肿了好几天呢!你要怎么赔偿!”谈话间一个凶恶的声音闯了进来。绿藻和路西顺着声音望去过,眼前出现的,是一位凶神恶煞的高年级学长。而他身后的,正是刚才聚在一处的其中一位。

    两个人都是一愣。谁也没想到居然有人因为这件事来寻仇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我不是故意的……”路西反应过来,有些难堪地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故意又怎样,我弟弟这几天疼得满床打滚,你要怎么补偿!”学长不依不饶。

    “哥哥,我没有疼得满床打滚……”学长身后的男生满面通红,纠正着哥哥不当的措辞。

    “怎样都好,绝不能让那小子打了白打!”学长愤愤地说道,“这口气我替你出,那边的小子过来受死!”

    武道场里瞬间安静了下来。众人都怔怔地望着他们。而后,有人仿佛想起什么似的高声叫道:“那不是武前辈吗!剑道部最厉害的学长!”

    随着这一声高喊,众人悄声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“天哪,是武前辈诶!那小子要完蛋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!他也真倒霉,打谁不好非打疼了武学长的弟弟。”

    武学长满意地扫视着人群,一副不可一世地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们来比一场!”武学长不由分说地抛过来一把竹刀。路西一惊,条件反射地抬手去接。没曾想学长故意将竹刀扔得近了些,那把刀“砰”地落在地上,离路西还有些许距离。

    路西怔了怔,走上前准备捡起竹刀。

    “面!”一声断喝然路西吓得路西立刻跳开几步,一不小心绊到自己,重重地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瞧把他吓得,我不过是随便喊喊。”路西抬头望去,武学长还扛着竹刀站在原来的位置上,正洋洋得意地指着自己对附近地学生说道。

    武学长笑着,大声说道,“接下来就让你知道知道,什么叫痛不欲生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武学长已经挥着竹刀冲了过来。路西愣愣地坐在原地,脑子里只意识到一个问题,自己好像还没来得及穿护具……

    “面!”

    要打到脑袋了!路西来不及做更多的反应,只得本能地用双手紧紧地护住脑袋,死死地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“碰!”

    几秒过后,并没感觉到疼痛的路西,缓缓地睁开了眼睛。眼前,交错的竹刀下,是一抹柔润的绿色。那人弓着步子,双手将一把竹刀高举过头顶。颤抖着,用手中的武器止住了挥下的竹刀。

    “绿……藻?”路西难以置信地望着眼前的景象,轻声唤道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绿藻艰难地发出了一个音节,算是回应。

    “你这臭小子,居然敢挡住我这一击!”那边武学长暴躁地叫骂起来,“我也要叫你尝尝我的厉害!”

    “你?你哪里厉害了?”绿藻咬着牙,坚定地说道:“你这一击不已经被我稳稳地接下来了吗!”

    “你!”武学长无法反驳,只得更加气急败坏地骂道:“受死吧!”

     说罢,他抡起竹刀,狠狠地斜劈下来。绿藻立刻跳开两步,转身挥刀,从侧面砍向了面前的人。武学长一惊,立刻侧身躲开,竹刀的方向也随之改变。“碰”一声竹刀撞击在一起,两个人咬着牙,死死地握住手中的竹刀,拼尽全力抗住对方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做什么!”

    众人回头,正看见指导老师怒气冲冲地跑进道馆。

    “老师不在谁让你们动竹刀的!谁让你们私自比试的!”老师跑过来迅速拉开两人,大声斥责道:“连护具都没穿你们这是在找死吗!跟我过来,今天罚你们留下来打扫场地!”


注:文里的路西和路飞没关系,是个普通小孩子。


评论
热度(11)